岁月中静好

梵音三千为谁守,锦瑟年华与君度。

【巍澜衍生】头疼的“洪澜”


预警,预警,预警,赵云澜魂穿洪澜,划重点,魂穿。不能接受者勿进。

对许你不熟悉,人物ooc致歉

第三章 呵,白莲花。比哭,谁不会?

“澜澜,你还好吗?”罗浮生接住赵云澜关切的问。

“还,还好。”赵云澜轻咳一声自罗浮生怀中起立,语气略有些不自然。不知怎么,刚才被罗浮生抱在怀里时,他竟然脸红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赵云澜身上实在没想到,难道是洪澜残存的意识?

罗浮生没有注意到洪澜的神情变化,见到她没事就去关心刚才被推进许星程怀里的少女“天婴,你没事吧。”语气中的关切没有丝毫的掩饰。

赵云澜只觉得心尖一颤,细细看去,那竟是昔日罗浮生有好感的女孩子段天婴。她出现在这里并不意外,只是……赵云澜眯起双眼,视线落在段天婴那双根本算不上高跟的鞋上。穿个这种鞋都能摔,那他穿这双鞋没让他摔倒,对于第一次穿高跟鞋的他来说也算是个奇迹。

“我没事。”段天婴回答完罗浮生,自许星程怀中起身来到赵云澜面前“对不起洪小姐,方才我不是故意的。”

“那你就是有意的了。”赵云澜本意是悄悄问,只是看罗浮生关心段天婴心里莫名不舒服,一时嘴快说完才反应过来说了什么。他本想圆回去,只是捕捉到罗浮生和许星程眼底那一闪即逝的不满,也没了圆场的心思。既然都这样了,索性破罐子破摔。

段天婴一听,差点哭了。她忍住眼底的泪水,方才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真的只是脚下不稳才摔的,真的。”

美人垂泪,我见犹怜。更何况那眼含泪水却倔强的不让眼泪落下来的模样更是让人心疼。只是赵云澜没有欣赏美人的心思,他冷眼看着段天婴,确实她不是故意的,但是她如果真的摔倒在罗浮生怀里,那么三天后罗浮生必死无疑。轻捻指尖银针,赵云澜不禁感叹那人厉害,不声不响除掉罗浮生,还不被人发现。不过,许星程也该谢他,如果他不取银针,死的就是许星程。

“天婴,别哭了,我替澜澜跟你道个歉,她刚才也差点摔倒了,她不是故意的。”罗浮生见此自然心疼,忙掏出自己的手帕递过去。

“我知道,我没怪她,你不用替她道歉,没事。”段天婴接过罗浮生的手帕擦了擦眼睛“谢谢你。”

“哟,这话说的,感情我错了不是?”赵云澜见两人如此忍不住怼了过去。什么叫替他道歉,他可什么都没错,罗浮生真的是见色忘亲,她好歹算他干妹妹,为了个女人,妹妹都不要了。

“澜澜,别说了。”罗浮生一个头两个大,这边是泫然欲泣的天婴,那边是不肯松口的洪澜,他实在不知道该帮谁。

“凭什么?”赵云澜也来火了,凭什么他不能继续问下去,就因为对方哭了?

“算了,罗浮生,过去了,别提了。”段天婴拉拉罗浮生的衣服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赵云澜见此更气,感情轮到她来做好人呢?呵,想太多了“我们洪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人外人来插手了!!!”厉斥声里,震得全场安静至极。

“洪澜,你别太过分,天婴都说了不是故意的,你为何还要纠缠下去。”许星程看不过去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被如此对待,他再决得对不起洪澜也要开口,否则就对不起天婴了。

目光落在许星程身上,赵云澜嘴角微微上扬,语气却没有一丝温度“原来许少在这里等着我呢?方才口口声声说对不起,现在又说我过分,真是有趣。许少,别太把自己当回事,这次要不是看在浮生哥的面子上,这宴会我压根不会来。至于道歉,我还是那句话,将别人请到家里来道歉,这份道歉我洪澜受不起。”赵云澜很理智,他没有做什么掀桌子的举动,只是拿起果汁润润喉咙继续道“至于我说这位姑娘是有意的,我自然有我的理由。罗浮生,我真的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替我道歉,如果不是我,你死了怕是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赵云澜看了罗浮生一眼,那一眼让罗浮生心上一惊,他总觉得洪澜好像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洪澜了。他问出了心里的困惑“澜澜,什么意思?”

罗浮生和洪澜只不过几步相隔,对于赵云澜来说却是相隔太远,远到他根本无法接近。他来到罗浮生面前,握着他的手,将指尖银针放在罗浮生掌心,看到罗浮生陡然收缩的瞳孔,他只觉得眼睛酸酸的。

“澜,澜澜……”罗浮生神情复杂的看着洪澜,他惊讶的发现,那双含笑的双眸此时水光盈盈,那如珍珠般的泪水落在他的掌心,烫得他整个人抖了一下。他想要掏手帕,又想起手帕在段天婴手上,一时手足无措起来。

泪,滴滴滑落,赵云澜心里委屈,他没有忽视罗浮生眼中的一切神情变化。没有多说,只留下一句“腰间环扣处,刚好有一处地方放下一枚银针。”转身离开。

“澜澜!!”罗浮生忙忙将银针收好,就要追出去。

“不要跟过来,罗浮生,别让我恨你。”哽咽声里,洪澜的语气那么坚定,让罗浮生硬生生的停下脚步目送洪澜离开。手紧握成拳,直到洪澜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他才一拳砸在门上,半晌不发一语。

就在刚才,洪澜的泪水打在他的手心,就像灼伤在他心上一般,似是有什么东西隐隐破土而出,他却无法抓住那一闪即逝的思绪。

这一闹,这宴会也举行不下去了,众人纷纷离开,很快这里就剩一片狼藉和许星程,段天婴,罗浮生三人。

段天婴此时脸色苍白,许星程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他一直维护的女孩子身上竟然带着要命的东西,他不是不相信段天婴,他只是想如果不是洪澜,那罗浮生岂不是真的会……一想到这里,他就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罗浮生,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谁在我身上放了这个东西。”段天婴说着自己都后怕。

“是啊,浮生,这东西我们要好好查查。”许星程忙顺着段天婴的话说下去,他还是偏向段天婴,但他现在也不敢说洪澜的坏话,否则罗浮生不揍他那是不可能的。

罗浮生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起身走向门外。大晚上的,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出事了怎么办,虽然洪澜让他不要跟着,他还是要找到她。

赵云澜气呼呼的走出许家之后,甚是感叹,女人不愧是水做的。气是真的气,但要说气哭那也不至于。毕竟赵大处长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点小事情,还是没能打垮他的。他不过看不惯那女的一脸委屈的模样,活脱脱一个白莲花。当时他就想,他要是也能哭就好了,就这么一想,再想想刚才受到的委屈,那眼泪直接就来了。眼泪来的时候,赵云澜内心叫了声好,不就是哭嘛,谁不会啊。

无聊的在路边的花坛坐下,赵云澜望着天上的星星,想起罗浮生,心中一酸,眼泪又出来了。我去,这还没完了,赵云澜心想,忙去掏手帕,手帕还没掏出来,一条带着淡淡香气的手帕出现在眼前,顺着手帕望去赵云澜有些惊讶的看着来人“启凯哥???”

“别哭了。”林启凯将手帕递过去,尽管他隐藏的很好,赵云澜还是在他眼里看到了心疼,心里咯噔一下。天,这林启凯不会喜欢洪澜吧,啧,这下有点尴尬了……

为了避免尴尬,赵云澜故作镇定的接过手帕擦去眼角泪水“启凯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我不想听。”

“我不是说客。”林启凯还是那般温柔“我只是担心你,如果你觉得不舒服,我的肩膀借你靠。”

“谢谢。”赵云澜抽噎着道谢,趁着继续擦眼泪的功夫在脑子里翻了翻林启凯的消息。原来他已经和许星程的妹妹许星媛订婚了,许星程虽然不怎么样,他妹妹还是蛮可爱的。就不说之前的洪澜喜欢的是罗浮生,现在的他也不是洪澜,那更不可能喜欢上别人。他的身心早已被那个故去的人填满,那个人,叫沈巍……

一想到沈巍,赵云澜就觉得心里泛苦。那个心心念念只有他,那个等待了他万年的人,在那一场大战中永远的离开了他。小巍,他的小巍,他真的好想他,好想,好想。

原本只是为了怼人哭的赵云澜,却在想起沈巍后泣不成声。小巍,小巍,小巍……你怎么狠心丢下我的,到底怎么狠心啊……

“别哭了……都过去了……”林启凯轻拍洪澜的背希望给她一份温暖,他知道洪澜不喜欢自己,他也不奢求洪澜喜欢他,他只希望能在洪澜最脆弱的时候给她一个肩膀让她不会难过。现在看来,他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她身边静静的守候。

不远处,一道人影隐于黑暗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一对男女身上,神情几度变幻却终究不曾挪开视线。有什么东西,终究是改变了……



继续乱七八糟的瞎写

评论(34)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