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中静好

梵音三千为谁守,锦瑟年华与君度。

【苏靖】只愿和你一世静安

吃完药,小丫头一直腻着萧景琰,就是不肯松手。奶娘劝了几次,都没有任何反应。幸好,萧景琰知道自己女儿身体虚弱,必须有适当的休息,于是故作严肃道“晨欣想不想奶奶。”晨欣一听立刻点头“想,晨欣最想奶奶了。”“晨欣乖,好好睡觉,明天爹爹带你去见奶奶好不好。”萧景琰笑道。“好。”小丫头点点头同时道“爹爹不许骗我。”“放心。”萧景琰怜爱的看着女儿。“嗯”小丫头随着奶娘去睡觉了。萧景琰则是一个人静静坐在那里,却不知在想什么。

第二日

这日是霓凰郡主选婿的时候,梅长苏便随着萧景睿,言豫津二人去看了一看。却不想,太子和誉王看准这个时机,都纷纷来拉拢他,幸好,太皇太后一道旨意解救了他们。

看到太皇太后的那一刻,梅长苏心中的激动是无法言语的,这个老人,这个疼了他十几年的老人,如今看来还是那么健康,那就好,那就好。虽然如此激动,可梅长苏脸上却仍是要一直保持着平静。十三年的苦,他早已经习惯面对那些事情。可当太皇太后唤他至身前,亲切的叫他小殊时,梅长苏愣住了,心中如刀绞一般。木着双手接过太皇太后给的点心,木着让太皇太后抓着自己的手与霓凰放下一起,直到太皇太后一句早些成亲才将他惊醒。由着郡主收回手,梅长苏悄声道“冒犯了。”霓凰摇摇头,却是不言语。女孩子心细却是不假,霓凰心中竟是隐隐期待她眼前这个人可能就是林殊。

当梅长苏正准备与豫津他们离开时,霓凰留住了他,梅长苏无法,只能让飞流同他们先行离开,自己则是小心翼翼的陪着霓凰在这宫墙中四处行走。

就在两人边走边聊时,一阵鞭打的声音突然响起,两人立刻赶去,却见一太监拿着鞭子正在抽打一个小孩子,边打边骂“让你睡觉,我让你睡觉,不要以为靖王殿下对你好,你就自以为是,告诉你,靖王算哪个主子,还有,你一个掖幽庭的,难道还想出去不成。”

霓凰见此,正欲开口制止,却听见身后传来一个脆脆的声音“住手。”两人回头,刹那间,梅长苏愣住了,那行来的人是,是景琰。十三年不见了,景琰,我们十三年不见了,十三年了,你过得好吗?你,你还记得我吗?梅长苏多想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告诉他,景琰我是林殊,是你的小殊啊。可是,他不能,不能。藏在袖中的手被掐出了血迹,梅长苏才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奴才见过靖王殿下,霓凰郡主,慧淑郡主。”太监吓得立刻跪了下去。梅长苏这才注意到,景琰的身边有一个小女孩,看起来有十岁的模样,与景琰竟是有几分相似。他,他成亲了。梅长苏眼前一黑,幸得手中的疼痛让他清醒过来。他知道,如今,他只能看着,除了看着,他没有任何能力。

“我算哪个地方的主子,这你可没有资格来管。”靖王萧景琰走至二人身边对着那太监冷冷的开口。“是是是,靖王殿下这可是越贵妃的地方。”太监说着不忘将自己的主子抬出来。听到越贵妃三个字,萧景琰眉头一皱,正欲开口,霓凰却是突然拾起地上的鞭子使劲一抽地。萧景琰立刻将晨欣搂入怀中,生怕这事吓到自己的女儿。梅长苏看到萧景琰如此在意这个孩子,心中的酸楚更甚。

“靖王殿下放过你,我可看不过去。”霓凰生气的开口。她知道萧景琰若是开口得罪越贵妃,后果必然很严重,但若是开口的是她,越贵妃怕也是不敢闹出来。

“郡主饶命。”那太监吓得马上跪了下去。“霓凰,莫要吓到晨欣。”萧景琰看着那太监,眼中虽然带着不满,可是想到晨欣还在,怕吓到孩子,还是出口阻止了霓凰。“还不快滚。”霓凰这才想起晨欣还在,立刻扔掉手中的鞭子,那太监爬起来行了一礼,浑身哆嗦的向后退去。

“晨欣,抱歉,霓凰姑姑不是有意的。”霓凰蹲下来看着晨欣。晨欣自萧景琰怀中挣脱出来。对着霓凰行礼同时甜甜的叫着“霓凰姑姑,你刚才好厉害,晨欣也想像姑姑一样。”霓凰听晨欣如此说忍不住笑着道“这个,你得问你爹爹咯,霓凰姑姑可是做不了主的。”“爹爹~”晨欣撒娇的看着萧景琰。

“晨欣,外人还在。”萧景琰脸上是难得的严肃,看着梅长苏扶起那孩子。晨欣马上不敢说话了,乖乖的靠在萧景琰身边。

霓凰亦是起身看到这一幕,正准备开口,没想到萧景琰倒是先开了口“这位,想必是苏哲,苏先生吧。”梅长苏道“想不到靖王殿下认识苏某,真是苏某的荣幸。”萧景琰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孩子。梅长苏温柔的询问“很喜欢读书吗?”那孩子怯怯的点点头,“这书对你而言还太难,你看的懂吗?”梅长苏再度问。孩子摇摇头不敢说,“别怕,你很喜欢读书是吗?那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教你读书好不好。”梅长苏轻声安慰。那孩子眼前一亮,却又瞬间暗淡下去弱弱的道“庭生。”

霓凰见此忍不住开口“苏先生,庭生出自掖幽庭,苏先生可知道掖幽庭是个什么地方。”梅长苏对着霓凰一笑“苏某自知”随后对着庭生“你先回去,我自会想办法救你出去。”萧景琰听到这里,正欲开口,却见一太监出来“奉太皇太后之命,送苏哲苏先生出宫。”于是,梅长苏便随着人离开。

看着梅长苏的背影,霓凰忍不住笑道“靖王殿下可是吓到他了。”“他若是有真本事,我又怎么会吓到他。”萧景琰面对霓凰,语气也不在冰冷。晨欣看着梅长苏离去的背影,竟是隐隐生出一丝亲切之感。

“晨欣,霓凰姑姑明天去看你,带桂花糕给你吃好不好。”霓凰弯下腰捏捏晨欣的鼻子。“好,姑姑还要穆青叔叔陪我玩。”晨欣丝毫不介意霓凰的动作很是兴奋的开口。“好,都依你。那姑姑先走了。”霓凰对着萧景琰行了一礼“殿下,告辞。”萧景琰微微颔首,霓凰随之离去。“姑姑再见。”晨欣对着霓凰恋恋不舍的挥挥手。萧景琰便带着晨欣前往芷罗宫。

“奶奶。”刚到芷罗宫,晨欣直接扑入静嫔的怀中,静嫔含笑看着自己怀中的孙女,抬头又看对自己行礼的儿子“这里只有你我和晨欣三人,不必如此多礼。”“是”萧景琰说完看着静嫔与晨欣玩的开心。自己则是寻了一处坐下,丫鬟立刻送上茶。静嫔为晨欣诊脉,诊完脉后,静嫔笑道“晨欣很乖,奶奶给晨欣做好吃的好不好。”“好”晨欣高兴的点点头。

“得知你今日和晨欣要入宫,我特意做了几样小点心,只是,你可得记住,我为你做的榛子酥万万不可与晨欣的点心混在一起。”让丫鬟带晨欣出去玩后。自己则是坐在萧景琰另一边吩咐。

“是,儿子记住了,儿子也实在担心,这榛子酥不做也罢,其实我也并没有那么爱吃了。”萧景琰平静的道。静嫔含笑看着萧景琰“这可不行,可不能说我有了孙女就不要儿子了。”萧景琰脸上闪过一丝可疑的红色“儿子可没有那么想。”见景琰脸红,静嫔也不再打趣他“你和晨欣用完晚膳再去吧。”“这……”萧景琰不知该说什么。“你放心,母亲还是知道分寸的,我特意求了皇后娘娘。”静嫔看萧景琰面露难色便知是为何,于是开口解释。“既如此,儿子可是很怀念母亲的手艺。”萧景琰松了一口气,他也想陪,可是宫规难违,如果只有他一人他自是不愿静嫔失望,最多被责罚一顿,可如今带着晨欣,他却是不敢的。“好。”静嫔含笑看着儿子。

陪静嫔用完晚膳,萧景琰抱着女儿由宫人送出宫去。列战英在外等待,待看到萧景琰时立刻迎上去,接过太监手中的食盒,送萧景琰与郡主上马车。

马车内,“爹爹,为什么每次奶奶都不给晨欣做榛子酥吃。”晨欣看着萧景琰,那如黑珍珠般透亮的眼睛让萧景琰一愣,他竟是以为是小殊在看着自己,为了避免走神,萧景琰将女儿搂入怀中笑道“晨欣还记得上次吃榛子酥吗?可是吃了比平常更苦的药才好,还要吃吗?”一想到吃药,晨欣立刻摇头,每天的那药都苦的她快哭了,她才不要吃,晨欣靠在萧景琰怀中听着马车的声音竟是逐渐睡了过去。

萧景琰见女儿半天没有反应,便知她睡着了,悄声道“战英,慢一点。”“是。”列战英说完,马车则是逐渐慢了下来。萧景琰看着车帘,陷入沉思若是以前自己绝不会坐马车,自己认为堂堂男子坐马车不骑马实在有损尊严。可自从有了女儿,只要女儿出门,自己竟是心甘情愿陪她坐在马车里,就算女儿想骑马自己也是不愿意。毕竟当年若不是自己不顾一切的顶撞皇上,女儿怎么会如今看起来比同龄人小了不止一些,更是每日药不离口。小小孩子,每次哭着吃药时,自己的心也是如针扎一般。可是,没有办法,更何况,要不是母亲,怕是晨欣都不在了。不,不。萧景琰不敢再想,看着怀中的女儿的睡颜,心才渐渐安定下来。

而此时雪庐,梅长苏却是坐立不安,他在等,在等一个人的到来,他要知道,这十三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景琰心中真的没有他了,不,他不该怀疑景琰,可是一想到景琰对那个小孩的疼爱,他竟是烦躁非常。等了许久,竟逐渐入睡。

第二更来咯,那个,还是想为苏哥哥设个妹妹,纯属给蒙大统领配个对,当然,还是有情节需要她完成。行不行?

评论(4)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