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中静好

梵音三千为谁守,锦瑟年华与君度。

【苏靖】只愿和你一世静安

梅长苏缓步离开大殿,霓凰则是随着他一起出去。

“苏先生,我很好奇。”霓凰忍不住开口询问。

“不知郡主有何好奇苏某可为郡主解惑。”梅长苏立刻拱手道。

“那三个孩子的阵法固然奇妙,可是想要打败百里怕是不行,苏先生做何解释?”霓凰侧头看着梅长苏,嘴角笑意不减。

“这很简单。”梅长苏一听是这样的事情也不隐瞒“苏某若是说这百里奇是江左盟的人,郡主可还有异议。”

“哦?”霓凰压下心中的震惊,脸色平静道“苏先生此举何意。”

“只是苏某买郡主一个人情罢了。”梅长苏笑意不减。

“一个人情?你劳心劳力究竟是为了图什么。”霓凰不解的问。

“云南穆府的人情可不是那么容易得的,苏某也是为自己的后来打算而已。”梅长苏说着竟是扯远了。

霓凰正欲开口,梅长苏突然想起昨夜莅阳长公主所说之事,便只能简单的说了几句。听到梅长苏的话,霓凰心中大惊,努力平复下心里的不安笑道“苏先生怎么会知道这些?”

“莅阳长公主所言,望郡主保重。”梅长苏道。霓凰看见皇后娘娘身边的婢女过来含笑道“苏先生如此说,霓凰记住了。”说完,那婢女便说了皇后所请,霓凰随着那婢女走了。

看着霓凰远去,梅长苏心中忧虑不已,又因朝上喝过一杯酒让身体不适,竟然站不住倒了下去。

“苏先生。”萧景琰走出来正好看见梅长苏如此情境,立刻上前扶住他,又见梅长苏嘴角那一抹血迹大惊“苏先生可还好。”

“无碍,有劳殿下关心。”梅长苏推开萧景琰,面无表情的看了萧景琰一眼,随后在赶来的言豫津和萧景睿的帮助下返回雪庐。

萧景琰心中涌起一股异样,这个梅长苏,昨日还口口声声说着想要选自己,如今竟是如此看自己。萧景琰可没有忘记梅长苏眼中那带着不屑的眼神。照理说,自己应该生气,可是自己却生不起来。想着,萧景琰转身,却见太子和誉王正在不远处看着,瞬间明白了梅长苏的意思,随即大步离开。

太子和誉王看到梅长苏眼中对萧景琰的不屑,原本以为梅长苏会帮萧景琰那个念想压了下去,想想也对,梅长苏怎么会对萧景琰这个没有一丝势力的人上心呢?随后在众人眼中,兄友弟恭的告辞了。

雪庐

此时的雪庐笼罩着一种阴沉的气氛,原本非常喜欢闹腾的飞流都是乖乖的和黎纲蹲在一起。

“梅长苏,我说了多少次。你身体不好,禁止喝酒,你为什么就不听我的话。”带着怒气的声音传出来,黎纲吓得哆嗦了一下,今天宗主估计不好过了。

“我说晏大夫听我提起兄长的病就吹胡子瞪眼的,我还为你理论,你到好,自己犯病了。”雪莹盯着躺在床上的梅长苏,气愤不已。

梅长苏无奈的躺在床上,自己也不想喝酒的,更何况这位姑奶奶还在,可是,陛下的酒,自己也不敢不喝“好了,桐儿,我……”

梅长苏话还没说完,就见雪莹自身边药箱中拿出一卷布帛,打开,布帛中的细针刺人眼球。

“桐儿,我的身体还好,不用,不用扎针了。”梅长苏嘴角抽搐了一下。自己铮铮铁骨,削骨搓皮都不怕,可唯独怕这小小的银针。还记得有一次,自己受了伤,原本不怕痛,可当看到大夫手中的银针,自己竟然没骨气哭了,为了这个不知道被景琰笑了多少次,害得自己都不敢见人了。

“这怎么行,兄长,我得施针将你体内的酒气逼出。”雪莹自然知道梅长苏的弱点,可是酒伤身,她必须这样做。

黎纲和飞流在门口坐着逐渐的打起了瞌睡,突然,房门被打开,两人吓得一惊而醒。“黎纲,打一盆热水过来,顺道将晏大夫请过来。”雪莹吩咐着。“是。”黎纲起身去做事了。

“苏哥哥。”飞流看着雪莹。“飞流放心,苏哥哥没事。”雪莹蹲下来含笑看着飞流,小孩子已经长大了,不在是当初被兄长刚带回来时候的样子了。只是,老是被师兄调戏。一想到蔺晨,一个假设行成,雪莹揉揉眉心,转念一想应该不可能。一定最近震惊的事情太多了,所以自己肯定想多了,师兄怎么会对飞流有好感呢?师兄怕是无聊,所以喜欢捉弄飞流而已。

“姐姐,好。”飞流笑道。“那姐姐怎么好呢?”雪莹扭头看着飞流,“苏哥哥,病。”飞流道。“哦。姐姐治了苏哥哥的病,所以好。对不对。”雪莹含笑。“嗯。”飞流点点头。

“那……蔺晨哥哥也治好过苏哥哥,他好不好。”雪莹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不好,坏人,讨厌。”飞流立刻皱起眉头不满的嘟起嘴。“你呀。”雪莹笑着点点飞流眉心“小孩子不要皱眉。”看着一脸气愤的晏大夫走过来,雪莹停止了与飞流的谈话“飞流去玩吧。”“嗯。”飞流立刻跑开了。雪莹则起身请晏大夫进去。

且不说雪庐那边,梅长苏遭遇两大夫的责骂。霓凰郡主却是发生了一件大事。

原本,霓凰郡主以为对她下手的会是皇后,可万万没想到是越贵妃。

当发现自己中了情丝绕的那一瞬间,霓凰整个人如坠冰窟,她唯有让自己努力保持清醒,奋力推开那些阻拦她的人,跌跌撞撞的向门口跑去。

或许是上天保佑,霓凰在门口竟然意外看见靖王“靖,靖王殿下,救,救我。”萧景琰一眼便看见霓凰如此样子,心中担忧不已,立刻跑上去扶住霓凰“郡主,可还能撑住。”霓凰点点头,指甲深深掐进肉中让自己清醒。

越贵妃与太子见此大惊,竟欲杀了萧景琰以达到灭口的地步。萧景琰因为常年四处征战,知道该如何办,无奈之下挟持太子以保全自己。

就在几人僵持之际,太皇太后赶到终止了一切,而霓凰在清醒过来之后将一切告与梁帝。

梁帝自来的路上宫人便告知他这一切,梁帝没有想到,越贵妃如此做,女儿家最重要的便是清誉,这若是丢了,云南穆府定不会干休。可越贵妃毕竟是他最宠的妃子,他心底却还是舍不得。但若是不给个结果怕是不好。

带着纠结,梁帝赶到宫中,霓凰一见梁帝立刻跪求梁帝,随后将事情一一道来。看见霓凰的态度,梁帝便知越贵妃保不住了。气急之下却又不知如何处置,却不想越贵妃一力承担,将一切罪责揽到自己头上保护太子,梁帝亦是顺势将越贵妃降为嫔,太子闭门思过。

听到梁帝的判决,霓凰的心已是冷了。曾经,她竟然还傻傻的抱着一丝希望,希望陛下会给她一个公正的交代,却没有想到,陛下确实给了她一个交代,却是如此让人心寒。木然的谢过梁帝,霓凰独自离开。

萧景琰则是被梁帝质疑,为何恰好在那一刻出现在越贵妃宫中。萧景琰本就不愿撒谎,也不知道怎么说,就在梁帝怀疑他时,誉王突然出现将一切担了下来。

梁帝不怒反喜,大大赞赏了誉王,对于靖王却是以他刀挟太子,不顾宫中礼仪为由责骂一番。经过今天的一番折腾,梁帝真的感觉累了,挥手让誉王和靖王下去。

萧景琰对于这一切都不甚在意,他本就知道就算救了霓凰,他也不会有什么奖励,他也没有想过要在梁帝面前展示什么,只是……萧景琰正在沉思间,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景琰,你等等。”誉王从后面追上萧景琰。“兄长何事。”萧景琰看着誉王。
“今日之事,唉,你也别怪父皇,父皇赏赐的东西,你带回去给你王妃用。”誉王笑着拍拍萧景琰。
萧景琰脸上没有一丝笑意“我侧妃早于十三年前离世,至于正妃更是没有,用来做何。”
“瞧我。”誉王道“我竟给忘了,不过,你可以带回去给晨欣用,晨欣这丫头我可是许久未曾见她了。”说到萧晨欣,誉王眼中闪过一丝羡慕,萧景琰比他小,可是如今女儿都这么大了,一想到萧晨欣陪着萧景琰,自己却是……心中涌起一丝不甘。
“晨欣还小,用不上。”萧景琰没有想到誉王在想什么立刻拒绝。“嗨,你这弟弟。”誉王被萧景琰这样一说无奈摇摇头。“兄长若是无事,景琰先告辞了。”萧景琰拱手一礼,随即自己先走开了。誉王看着萧景琰的背影,掩去眼中的异样去了皇后的宫中。

靖王府

“爹爹。”晨欣焦急的看着萧景琰“奶娘,快将府里的大夫叫过来。”奶娘答应着下去了。

“晨欣不必如此担心,爹爹没事。”萧景琰含笑的将女儿搂入怀中。

“不行。”萧晨欣脸上严肃至极“今日之事,我也听说了,若不是,若不是……”萧晨欣话还未说完,泪水早已是流了出来。

“晨欣不哭,爹爹知道错了,爹爹让大夫看看,可好。”萧景琰最怕的就是自家宝贝女儿哭了,这一哭,萧景琰竟是手足无措起来。

“殿下,霓凰郡主和穆小王爷求见。”列战英突然在门口拱手一礼道。

“霓凰?”萧景琰微皱眉头,却也只是一瞬“我亲自去迎。”萧景琰说着,又看怀中女儿“晨欣乖,不哭了,我们去接霓凰姑姑好不好。”

“好,不过爹爹说话要算数。”晨欣仰头看着萧景琰。

“好,都听晨欣的。”萧景琰颇有些无奈的看着怀中女儿。

“嗯。”晨欣懂事的擦掉眼中的泪水,起身与萧景琰一同出去迎接霓凰。

靖王府前

“不知郡主和王爷来此,有失远迎,还请见谅。”萧景琰看见霓凰微微拱手。“晨欣给霓凰姑姑,青叔叔请安。”萧晨欣亦是一板一眼的对着二人行礼。

“晨欣,好久不见了。对你青叔叔我不必多礼。”穆青对着萧景琰还了一礼,躬身看着眼前的小女孩。

霓凰看见萧景琰,立刻双手叠于小腹处行了一礼,又扶起晨欣,听见萧景琰的话无奈道“景琰哥哥当真是……这里又没有外人,景琰哥哥何必如此客套,更何况,今日,今日要不是景琰哥哥,霓凰,霓凰……”霓凰话还未说完早已是红了眼眶。

“霓凰……此处不宜多言,进来说。”萧景琰见此,也知不是客套的时候。

“嗯”霓凰平复下自己的情绪开口“青儿,我们进去。”

“是。”穆青四处略带警惕的看了看,随后与几人一同进入府中。

待几人落座后,霓凰几度欲开口却终究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靖王殿下,今日多谢殿下救了家姐。这个恩情穆青永世难忘。”穆青却突然起身,对着萧景琰行了一个大礼。

“穆小王爷不必多礼,这是我该做的。”萧景琰亦是起身还了一礼。

“青叔叔,我听说外面有好玩的新东西,你带我去玩好不好,爹爹老是拘着我,不让我出去。”萧晨欣一脸期盼的看着穆青。

穆青听到萧晨欣这样说,瞬间觉得不好了,虽然自己也很喜欢这丫头,但这个小丫头可是靖王殿下的心肝宝贝,自己还记得上次带这丫头出去的时候,结果不小心磕着了,靖王殿下差点拿剑砍了自己,姐姐也对着自己叨叨了几日,更是罚自己抄写了一千遍兵法策略。美名其曰让自己多读点书,好知道该怎么做。现在想起来,自己这手还隐隐作痛。“这……不知靖王殿下觉得如何。”穆青心里期待着萧景琰不同意。

“是爹爹不好,没有时间陪你出去玩,既然这样有劳穆小王爷了。”萧景琰拱手道。

“靖,靖王殿下不必客气,晨欣这孩子我也很喜欢的。”穆青最后一丝希望破灭,尴尬的笑道,心中满满的不情愿,可也没办法。

“战英,你陪着穆小王爷和晨欣,务必保护好他们的安全。”萧景琰对着门外吩咐。

“是。”列战英接完命令便在下去安排了。

“青叔叔,那我们走吧。”晨欣笑嘻嘻的起身牵着穆青就要走。

“等等。”穆青趁着起身的间隙向霓凰投去求救的眼神,可霓凰像是没有看见一般,于是穆青只能无奈的带着晨欣出去玩。徒留房中两人相对而坐。

大半夜的滚来更文的我,继续滚走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