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中静好

梵音三千为谁守,锦瑟年华与君度。

【苏靖】只愿和你一世静安

霓凰看着那逐渐关上的门,旋即转头看着萧景琰“景琰哥哥,我……”话还未说完泪已落下。

“霓凰,别哭,我知道父皇做事让你心寒,我何尝又不是呢?”萧景琰起身将手中的手帕递给霓凰。

“景琰哥哥,我的心早就寒了,自从十三年前那件事情发生后,心又何曾暖过。我只是,只是没有想到,当着所有人的面他竟然也会这样。”霓凰接过手帕抽泣道。

“霓凰,你放心,谁对你怎么样,我一定会替你讨回这个公道。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萧景琰手握成拳狠狠的砸在桌子上,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怒气。

霓凰看着萧景琰,心中涌起一股暖意,但是萧景琰的话却是让霓凰震惊不已。她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景琰哥哥,你,你莫不是……”许久,霓凰终于忍不住开口,却又不敢继续说下去。

“霓凰,你猜的没错,我已经走上那条路了。”萧景琰说着,嘴角露出一抹苦笑“这原本是我最不喜欢的一条路,可我最终还是走上去了。”

“景琰哥哥,你疯了,你为什么要走上那条路,你知道那条路有多艰难吗?你一个毫无势力的皇子怎么可能是太子和誉王的对手。况且如果我云南穆府支持你,那个人必定会对你下手,那你永远也别想翻身,可我若是不支持,你一个人怎么能熬过去。景琰哥哥,就当霓凰求求你,不要走上那条路。那是一条不归路,一旦踏上去永远无法回头。景琰哥哥,你忘了静姨吗?你要她也跟你一起吗?还有晨欣,这个孩子,她是林殊哥哥唯一的血脉,你舍得她们和你一起葬送在这条路上吗?如果真的……你如何面对九泉之下的林殊哥哥。”霓凰歇斯揭底的求着萧景琰。这条路,太难,太难,萧景琰他根本就撑不下去啊。

萧景琰看着霓凰,苦笑不减,可是却没有答应霓凰收手。“霓凰,这次我是认真的,而且我已经无法退下去了。”

萧景琰的话让霓凰颓然靠着桌子,仿佛这是她全部的支持“景琰哥哥。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景琰哥哥,你当真不顾静姨和晨欣的性命了吗?这不是你,这不应该是你。”

“霓凰对不起,可我没有办法,当年小殊走了,我感觉我的世界都崩塌了,要不是母亲和晨欣,我早已去陪小殊了,可我又不敢。因为我不想赤焰军七万忠魂的血白流,可我一直找不到任何机会。霓凰,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我不想放弃。”萧景琰目光灼灼的盯着霓凰,他也没有办法,所以他必须劝说好霓凰。

“我……”霓凰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最终化为一声叹息“景琰哥哥,我知道我无法阻止你,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你突然会参与夺嫡之路。明明以前你绝对不会……”

“那是因为一直少一个契机,可如今这个契机刚好到了。”萧景琰很是冷静的说着这些话。

“一个契机?这个契机……”霓凰略加思索便知道萧景琰所说的契机是什么“兄长是说,这个契机是,是,麒麟才子。”

“是,因为他的出现,我走了这条路,他救了庭生,这一切看似是顺其自然,可其中他加了多少,谁又知道。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会被他算计到里面去,若是我去迟了一些,后果不堪设想。不过,霓凰,你放心,这种事情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不然我可没办法同聂铎交代。”萧景琰说着说着,心中一个主意形成。这次事件,梅长苏必定插手了,看来自己必须找个机会与他相见,好好商谈一番,否则,自己身边的人怕是都会受到伤害,那样,自己就算成功了又有何用,

“景琰哥哥……”听萧景琰提到聂铎,霓凰露出女孩子家的娇羞,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不过开口却还是坚定异常“霓凰知道兄长所想,既如此,兄长放心,霓凰必定全力支持兄长。”

“万万不可。”萧景琰立刻阻止霓凰的话“霓凰你莫要忘记,你不是一个人,万不可如此莽撞。”

“景琰哥哥,霓凰知道该怎么做,你尽管放心便是。”霓凰对着萧景琰微微一笑,那笑中包含着自信和坚决。

萧景琰看到这一幕愣住了,他仿佛看到了当初那个明艳自信的少女。

雪庐

“小姐。”黎纲悄声道。梅雪莹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随后小心翼翼的为喝完药陷入沉睡的梅长苏盖好被子,然后起身悄悄的退了出去。

“何事?”待离了梅长苏房间很远的距离后梅雪莹开口。

“属下奉命派人这几日守着靖王府,今日有人来报,说是看见穆小王爷带着一个约摸十岁之龄的小女孩出了府中,列将军则是带人随着。”黎纲将刚得的消息说与梅雪莹。

“此话当真?”梅雪莹激动的看着黎纲。心中一个计划逐渐行成。

“千真万确,更何况,小姐吩咐的,自是不敢忘记。”黎纲道。

“我知道了,黎纲我出去一趟,若是挚哥哥来了,你就告诉他我去抓药了,若是兄长提前醒来,你亦是如此回答便是。”梅雪莹思考一番后开口。

“小,小姐,要做什么。”黎纲心中隐隐有不好的想法。

“你放心,我不会做杀人放火的事就行了。”梅雪莹无奈的看着显得很是紧张的黎纲。

“既如此,属下派人随时保护好小姐的安全。”黎纲说着欲吩咐下去。

“不必了,黎纲,你看好兄长便是。”梅雪莹说着整个人已是很快的消失在雪庐门口。

黎纲看着梅雪莹的身影,脸上很是无奈,一想到梅长苏醒来追问雪莹的去处就头疼的很,小姐这次怕不是简单的去抓药,但自己怎么敢说,这次注定不好过了。虽是如此想,黎纲还是乖乖的去照顾梅长苏。

市集

梅雪莹远远的便看见一个男子领着一个小女孩,梅雪莹开始还有些怀疑,可当她找到一个江左盟之人后便确认了自己的想法。只是,这接下来的事情江左盟之人并不适合做,这下该怎么办才好。梅雪莹正皱眉想着,突然看见眼前有一家布料店,想了想,雪莹还是走进店铺。

“这位姑娘,不知可喜欢什么样的料子。”店铺的伙计一见有客人立刻迎了上来。

“我找你们掌柜的。”梅雪莹也不废话。“姑娘找我们掌柜的,可我们掌柜的正在里面忙,姑娘稍等片刻可好。”伙计解释道。

“莫问。”梅雪莹压低声音吐出这两个字,却让那伙计原本的笑脸逐渐消失声音亦是小“莫问?为何莫问。”“不问亦为问,问也为莫问。”梅雪莹从善如流的回答。“姑娘里边请。”伙计得到回答,请人入内。梅雪莹随着伙计进去。

“不知姑娘可有何物。”进入内室伙计却没有引她去见掌柜,反而问她要一定的东西。

“东西?呵呵,你认为我会骗你。”梅雪莹眼中闪过一丝异样,手也悄然紧握起来。

“哈哈哈,怎敢怎敢,只是如今不太平,姑娘莫要见怪。”爽朗的笑声响起,门后转出一人来。那个一袭布衣,年龄大约于不惑之年。

“不敢,小女子生性多疑,还请掌柜莫怪。”梅雪莹笑着自腰间拿出一块玉牌递给掌柜。

“姑娘莫要见……”掌柜笑着接过玉牌,却在瞬间脸上笑意消失原本说的话也是停在嘴边。

“掌柜?”梅雪莹很是奇怪的看着突然愣住的掌柜“这东西莫不是有问题。”

“不敢不敢,属下姓薛,是这布店掌柜,竟是不知……姑娘莫怪,莫怪,不知姑娘有何需要属下相助,但说无妨。在下必定尽力而为。”薛掌柜的反应过来恭恭敬敬的将手中玉牌还给梅雪莹。

“还真有事劳烦薛掌柜相助。”梅雪莹笑着收回玉牌“所以,雪莹便不客气了。”

“自然,自然,姑娘请说。”薛掌柜笑道。梅雪莹附于掌柜耳边悄声说了几句,却见薛掌柜的脸色由笑逐渐变为凝重。“姑娘,这……”待梅雪莹说完薛掌柜的忍不住开口追问。

“薛掌柜的放心,那丫头身边自是有人小心翼翼的看着,更何况,薛掌柜的既然知道这玉牌的来历,那么对我薛掌柜也是知道的。”梅雪莹笑着解释道。

“这样……”薛掌柜的迟疑了一下,旋即笑道“属下知道了,姑娘放心。”

“有劳薛掌柜。”梅雪莹行了一礼,薛掌柜侧身躲过“姑娘不必如此,我这就去安排。”

“好。那雪莹先告辞了。”梅雪莹道。“姑娘慢走。”薛掌柜拱手,梅雪莹颔首转身走出这个店铺,如今她只要一个契机,而这个契机也要形成了。

穆青带着晨欣四处闲逛,列战英则是小心翼翼的守在两人身边。

“青叔叔,我要吃糖葫芦。”晨欣抓着穆青的衣袖指着糖葫芦兴奋的开口。“好好,买。”穆青说着买了一串糖葫芦。晨欣高兴的拿着糖葫芦吃了起来。

穆青则是含笑看着,自己只要不让晨欣受伤,带着丫头出来玩也是很好的。

晨欣正吃着糖葫芦,突然看见眼前很多人聚在一个地方,立马要挤进去看看。穆青于是抱起她挤了进去。这下可把列战英吓到了,赶紧随着进去。

待几人进去后,看见的是一个店铺,店铺门口摆着一个小摊,更让人吃惊的是,那小摊正在做吃的。

“我说,陈老,今天有什么新口味。”一个围观的人笑问。“今天照旧例发刚出炉的第一份,猜出来的免费赠送一份。”那被唤做陈老的老人笑着回答。

“糕点好了。”陈老说着手上动作不停,不出一会儿糕点就好了。陈老打开盖子,一股香气扑鼻而来,“好香呀。”晨欣看着那糕点,眼睛都亮了。

“来来来。”陈老将糕点发给就近的一些人。穆青刚好也拿了一块。“青叔叔。”晨欣可怜巴巴的看着穆青,穆青犹豫了,这自己吃了没事,这要是这丫头吃了有不好,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呀。

“晨欣,这个……”穆青纠结了,“青叔叔,我想吃。战英叔叔都不会说什么对不对。”晨欣说着看向列战英。

列战英嘴角抽搐了一下,小祖宗,你要是出了什么事,穆小王爷可能只会骂,我可不会好受的。但是,小丫头可怜巴巴看着两人,穆青见那些人吃了都没有事情,更何况是随机分发的,于是分了一半给了小丫头,毕竟他也有一半,这样就算有问题,他也可以先尝。想着,穆青一口将糕点吃了下去,晨欣则是慢慢的将糕点吃下去,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晨欣刚吃一两口,瞬间整个人都是一脸难受,手中的糕点也扔在地上,晨欣艰难的握着心口处衣服开口“青,青,叔,叔,难,难,难受。”

“晨,晨欣!!!!!”穆青看见晨欣这个样子,瞬间吓得魂飞魄散,列战英也是吓得一句话也说不清楚“小,小,小……”

“小什么小,快去请大夫!!!!!”穆青大吼。

“怎,怎么回事。”陈老也是吓得立刻上前查看,却被穆青揪住衣服,眼色发红道“你究竟下了什么。”

“我,我什么也没有啊,更何况,你不也吃了吗?”陈老吓得不知说什么。

“对呀,对呀,我们吃了也没事呀,凭什么怪陈老,缘湘居可是百年老店了,大家怎么都没事。”“不能怪陈老”“不能怪陈老,你小子太过分了吧。”“这糕点天天发,怎么到你这里就出事了,不会骗钱吧。”一旁的行人看不下去了纷纷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穆青气的不知说什么,列战英则是早已跑出去找大夫了。

“怎么了。”一女声传来,一个女子挤了进来,看见萧晨欣这个样子,立刻上前放下手中的药箱,抬手搭上她的手腕。

“你干什么。”穆青愤怒的瞪着女子。“我是个大夫,这孩子看起来不好,你若是想她能活命,就不要吵。”听穆青这样吼,梅雪莹差点想一针扎了他。

“那,那有劳姑娘了。”穆青有些尴尬的开口。他也不想,只是晨欣若是出事,自己死都无法弥补。

“这位老先生,你的糕点的配料可否告知。”梅雪莹为萧晨欣把脉,同时看向陈老。

“这次用了杏仁,核桃和榛子。”陈老立刻详细的解释。

“对了,对了,这孩子榛子过敏。”穆青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听到榛子过敏,梅雪莹的心都差点停止了跳动,这次差点出大事了。还好自己来的及时,想着,梅雪莹立刻自药箱中拿出银针暂时止住晨欣的症状,随后讨了纸笔将药材写给穆青,穆青立刻派人去抓药。

“这位公子不必担心,我已经封了这孩子的一些穴位,让她暂时安定下来,只要等药来了,喝下去吐出吃掉的糕点就好了。”梅雪莹将萧晨欣轻轻的放在缘湘居的椅子上。

“如此,多谢姑娘,在下感激不尽。”穆青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又想起什么,让人去找列战英。

梅雪莹没有在意穆青的一举一动,她只是静静的看着萧晨欣的容颜,没有想到,那孩子脸上虽然与景琰哥哥更相似,可自己竟然也看到与兄长也有几分的相似。自己原本还有些怀疑,所以想确认一番,可没有想到,事实竟是真的如此。想着,梅雪莹藏于袖中的手微紧。

这章梅雪莹出现的比较多,大家不要怪呀。

评论(9)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