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中静好

梵音三千为谁守,锦瑟年华与君度。

【苏靖】只愿和你一世静安 【十六】

练武场

飞流很是开心的看着那些演习的人,他也忍不住想要去和人练练手,只是因为众人看他是个小孩子不愿意和他打,故此飞流有些生气。

“飞流哥哥”庭生看到飞流一脸不开心的站在一边,立刻跑过去问“飞流哥哥,你怎么了。”

“不开心”飞流如实开口。庭生以为没有人理他飞流才会不开心,于是领着飞流四处看看。“飞流哥哥,你知道吗,我每天都会在这个练武场练习一两个时辰,有的时候是和他们一起,靖王殿下若是有空也会来知道我的。”

“他很差的。”飞流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让庭生忍俊不禁,靖王殿下对于飞流哥哥来说肯定打不过的,可是自己却受益很大呢。

“蒙大叔好。”飞流又开口庭生笑嘻嘻的点点头“嗯,蒙大统领好,不过靖王殿下也很好的。”

“你就是飞流,是那个打败夏冬的飞流?”飞流还没有说话,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飞流和庭生同时转过头去。
听到戚猛这样说,飞流脸上露出一抹骄傲“没错,你说的就是我。”

“既如此,我戚猛倒想领教领教。”戚猛说着对着飞流抱拳到。

“好呀”飞流没有不安,反倒异常开心。

……

萧景琰,梅长苏和梅雪莹到达练武场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场中戚猛和飞流已经比试上了,戚猛手持一大刀,不过这刀的造型却异常奇特。

靖王和梅长苏走上平台,梅雪莹却只站在不远处没有上去。看到靖王到来所有人纷纷行礼,萧景琰抬手让众人不要打扰飞流和戚猛,随后负手看着这一场比武。

萧景琰知道戚猛一定不是飞流的对手,不过也从最开始的好奇明白了,飞流只是对戚猛手中的那武器感兴趣而已,否则戚猛早就败了。想着到“飞流倒是手下留情了。若不是对那柄刀感兴趣,戚猛走不过三招。”

“飞流一个孩子,殿下过奖了。”看着飞流的样子,梅长苏也没有什么阻止的,毕竟飞流很久没有玩的这么开心了,索性是在靖王这里倒也没有什么担心的,就让他玩玩也无妨。

戚猛看着自己的武器被飞流捏住抽不出来,不禁脸上一红,他武功是不厉害可是输在一个小孩子手上也太丢人了。趁飞流松手之际不知扣动了什么机关,一柄小刀突然飞出,直直冲飞流而去,飞流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脸上的竟然露出一抹笑意。

戚猛见飞流躲了过去,心中一怒,余光正好看到那平台之上的梅长苏,戚猛双眉一皱,刀背一抖,一柄小刀竟然直直冲着梅长苏的喉咙射去。

飞流和梅雪莹看到这一幕来不及多想,两道身影瞬间向梅长苏方向扑去。梅长苏看到那小刀飞向自己的时候瞳孔微缩,脸上却是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躲过去,索性就这样看着。

飞流和梅雪莹最终还是迟了一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手伸出稳稳的握住那柄小刀。此时,距离梅长苏的喉咙仅仅只有一寸的距离。梅长苏对着萧景琰点点头,嘴角反而露出一抹笑意。

看到萧景琰出手,飞流和梅雪莹松了一口气,两人又似商量好是的向戚猛攻去,戚猛疾步后退却还没有退出两步,两边肩膀便被人握住,戚猛惊恐的看着追上自己的两个人,两侧传来的剧痛也让他不安的皱起眉头。

看完这一幕梅长苏知道自己再不说住手,怕是这戚猛的肩膀要被卸掉了,若是他人,卸了就卸了对自己没有任何影响,可是,这人对景琰也是有用处的,废了终究不好。“莹儿,飞流住手。”梅长苏的话让两人松了手退去一边。

梅长苏脸上笑意不减的看着戚猛,戚猛被松开后心中怒气陡升,欲再度出手,见戚猛出手,梅雪莹和飞流倒也不客气。萧景琰余光看到梅雪莹抬起的手中那一抹亮光和飞流紧握的双拳,心知不好,更何况,这是在自己的地方,刚才已是不对,若是戚猛再出手怕不死也得落个残废。

“戚猛!!!!!”列战英看到萧景琰紧皱的眉头和面无表情的脸色便知不好,于是开口制止。

戚猛看到萧景琰那阴沉的脸色心知不好,立刻上前赔罪“是末将鲁莽了,特向先生赔罪,还望先生莫怪。”
梅长苏眼睛紧紧盯着戚猛,那目光如刀一般让戚猛不知如何才显得自然。

“你不用给我赔罪,丢脸的是你们靖王殿下又不是我。”梅长苏冷冷的开口,随后看向萧景琰,说出的话句句扎人心上“苏某久闻殿下治军风采,可如今所见却是大失所望。军中纲纪如此涣散,如何能得到皇上的垂青。看来殿下在部下之间的威信还不如我这个江湖帮主。”

梅长苏看着萧景琰黑沉的脸上,没有一丝的心心软继续道“至少,飞流的武功不会向我发出,莹儿手中的银针除了治病也从来不会对我射出,他们就算有武器,所指的方向也绝对不会是我,绝对不会,殿下可知。”

梅长苏说完,戚猛心中一惊,若是飞流真的一掌拍在自己身上,还有那细小的银针扎在某个致命的地方自己早就不在了。这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自己虽然是对着梅长苏,可是梅长苏的身边是靖王殿下,若是一时不慎……戚猛不敢想下去,立刻跪在地上“求殿下责罚。”

梅长苏对着萧景琰行了一礼“今日真是让苏某大开眼界,告辞。”说完梅长苏转身离去,黎纲,飞流与梅雪莹立刻跟了上去。

萧景琰冷冷地看着戚猛,一言不发,面沉似水,在场的人全都噤若寒蝉,原本热闹的练武场如今却是静的一根针落地都听的清清楚楚。

或许苏哲说话太难听,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苏哲的话虽说的难听,却没有一个字说错。

比武较技,看见厉害的向挑战一下确实没有错,比武之时暗出奇招亦是没有错,可错就错在靖王在场,而且他的出手对着的是他们的殿下,苏哲说他的手下不会对他出手,所有人都看的一清二楚,戚猛出手后飞流和那女子欲杀了戚猛的眼神现在想起来都让人后怕,若不是苏哲及时开口阻拦怕是戚猛……。

“殿下,”过去沉闷的气氛让所有人都处在尴尬中。最后还是列战英低低开口,“属下们知错了,请殿下息怒,属下们愿意认罚。”

戚猛对着萧景琰道:“请殿下责罚。”说完再度磕头,力道之大戚猛抬头是已是有丝丝血迹。

萧景琰的目光,冷冷的看着场中,许久对着戚猛道“戚猛无礼不恭,以下犯上,重打五十军棍降为百夫长,战英你来监刑。”萧景琰说完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回去的路上,萧景琰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梅长苏说话很是难听,甚至于句句都像扎在自己心上一般,可自己知道梅长苏这话也是为了点醒他,既然决定走上那条至尊之路,那么他首先要做的便是将自己如今手下的势力打造成一块铁板,一块谁也攻不破的铁板。像戚猛这样的事情永远也不能再出现,否则他将没有资格走下去。毕竟那是一条不归路,一旦踏上去,就必须让自己手下人完全忠心于自己。试问自己的手下拿着武器对着自己,纵然他不是想对自己出手,可是自己的生命将会受到很大的危险。就像如果自己如今拿着剑对着父皇那么自己一定看不见明天的太阳,所以该处理的事情一定要处理,自己绝不能有后顾之忧。绝对不能。萧景琰紧握双拳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梅长苏带着飞流等人直接出府门而去时,上了马车。梅雪莹看着梅长苏欲开口终究还是叹息一声。

“叹气做什么。”梅长苏不解的看着梅雪莹。“兄长,我……对不起”梅雪莹开口终究化为一句对不起。

“有什么对不起的,这本就是意料之外的事情,谁又知道戚猛会突然向我出手。”梅长苏说话的语气倒是很平淡。

“可是,万一……”梅雪莹话未说完便被梅长苏打断“没有万一,一切已经成了定局,也刚好借着此次机会让景琰明白要是真的做为君主就万万不可让自己被手下人所束缚住。不然,后面的路他走的将会无比艰难。如今我只是希望他能明白我的一份苦心。”梅长苏语气甚是凝重。

“是”梅雪莹也明白不应该多说想了想道“兄长,滑族人潜入靖王后院了。”

“什么!!!”梅长苏大惊,后院那是晨欣的地方,要是晨欣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该怎么办。

“兄长放心,我已经制住那人,原本我打算继续探查下去,谁知道晨欣突然阻止我,所以我也没有再继续,不过今晚我想……”梅雪莹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梅长苏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我知道了,今晚你去做吧,不过早点回来我等你的消息。”梅长苏靠在马车上马车的颠簸让他起了一丝倦意。

“兄长放心,我定会好好完成,还有一件事情我怀疑晨欣的奶娘不安全……”梅雪莹的话让梅长苏原本升起的一丝倦意瞬间消失,眼中闪过一道凛冽的光芒,开口声音带着冷意“你怎么看出来的。”不管是谁,若敢伤他女儿,他绝不轻饶。

“我在制服那闯入者时,那奶娘没有出现,直到我制住她那奶娘才带着人出现,试问自己主子有危险,怎么能不第一时间到达。”梅雪莹细细的解释。

终究是梅长苏,由原本的狠历逐渐冷静下来“是与不是还需要……知道吗?”

“兄长放心。”梅雪莹说完马车中恢复了安静,只有那车轮转动的声音响在这空气中逐渐不见。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