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中静好

梵音三千为谁守,锦瑟年华与君度。

【折真】十里桃林不如你



白真醒来的时候,折颜撑头已于他床边睡着了。白真侧着身子,亦是撑头看着睡着的折颜。虽然是看了几万年的模样,可是怎么看就是看不厌,折颜啊,我真是中了你的毒了。白真浅笑一声,却不想惊醒了折颜。
折颜本就浅眠,白真一笑恰好叫醒了他,折颜揉揉有些酸痛的肩膀含笑道“真真醒了。”
“嗯”白真点点头问“折颜,我睡了多久?”
“两天而已。”折颜细心的为白真掖好被子“你先睡,我去给你端吃的。”
折颜刚起身,白真从被窝中伸出手拉住了他的袖子,折颜回头不解的看着白真“怎么了,真真?”
“折颜,我的病……”白真话没有说完,他知道折颜明白他的意思。
折颜一听心里松了一口气“没事,你放心,该寻的药都已经齐全,没过多久墨雨就会制药。到时候,你就会没事的。”
“嗯”白真答了一声,将自己圈进被子里。折颜见没事,本欲离开,白真闷闷的声音却从被子里传出来“我不怕死,我只是舍不得阿爹阿娘,舍不得哥哥妹妹,更舍不得你。”白真的话让折颜心中一酸,快步走出白真房中,来到一旁的客房里关上门。许久,擦擦已经红了的眼睛,折颜调整好情绪这才走了出去。
晚上,白真房中聚集了一群人,墨雨颇为头疼的盯着折颜,折颜无奈摊手“真真也想听。”
墨渊本欲开口,墨雨叹气“罢了,罢了,这也不是什么不能听的,既然决定说了就告诉你们吧。”
白真靠在折颜身上,眼中带着八卦的光芒,这可是四海八荒独一无二的事情,若是错过了那可不后悔死了,幸好自己聪明,于折颜一番争执中还是赢了。
墨雨坐在墨渊身边开口“当初父神归于混沌,是为了调伏自然行律、使四时顺行人族安居。只是父神一时不察,那原本被父神镇压在昆仑山的瘟疫之源,趁着父神归于混沌之际冲破父神的封印欲祸害天下。因着父神封印完它后,将感知它封印的东西给了我,我来不及同你们多说,便去了那昆仑山。只可惜,我去迟了一步,瘟疫已然爆发,我与那瘟疫之源大战一场,本欲再度将它封印,只是它与昆仑百姓性命相要挟,无奈之下,我以身为印这才将它压制。随后,打算将它渐渐净化。”
“你说的可是当年昆仑山瘟疫?”折颜想起了什么问。
“嗯。”墨雨倒没什么奇怪,当初瘟疫爆发折颜一定会去。
“怪不得。”折颜喃喃的说着。
“怪不得什么?”白真好奇不已,当初的事情,他只能从古书上看到,有些事情,折颜也不愿意开口说,他早就好奇了。
折颜沉吟一番才道“我去昆仑山处理瘟疫时,发现过你的一丝气息。当我医治完所有人后,再去找却没有发现,我以为是假的,便没告诉墨渊。原来竟是真的,早知如此我便该告诉墨渊才是。”
“这且不论”墨渊此时在意的不是墨雨的失踪“姐,你是如何回来的。”
听墨渊这样问,墨雨有些恍惚“当初我封印瘟疫之源后,魂魄四散,那时我以为我会离开。谁知道,我还会有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墨雨说着突然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一把抓住墨渊的手“阿渊,我好像想起来了。”
“什么?”墨渊知道,墨雨如此定然有大事发生。
“小弟,那是小弟,我竟然没有想到。”墨雨满脸激动的望着墨渊。
“小弟?”墨渊有些不解。
墨雨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没有理清头绪,笑了笑道“当初,我以为自己会死,可我竟然还会醒过来,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一个小孩子在哪里费力的补着我的魂魄,我很奇怪,那小孩也不说话只是做事情。当我魂魄复原的时候,那小孩子竟然也消失了。我竟然没有想到,那是小弟,那是我们的小弟啊。”
墨渊也是震惊不已“小弟?怎么会?”
“阿渊,你忘了,我们是父神的孩子,父神曾说过我们兄妹之中若有人魂魄破碎,除了另一个人谁也没有办法复原,那孩子能复原我的魂魄,除了小弟还有谁?”墨雨道。
“那小弟为何失踪了。”墨渊蹙眉看着墨雨“他既然能修补你的魂魄,那为何会失踪不见。”
“这……我却不知。后面,无论如何我也找不到那个孩子了,若不是今日再提起我都未曾想到那一层。”墨雨心中有些伤感,若是早知道他是小弟,无论如何她也是要留下他的。
折颜也是震惊不已,父神的小儿子竟然还活着,不过,墨雨说找不到他,那么想要找到他却是要费些力了。
白真虽然不明白,可是也知道既然是父神的孩子,那么也定是要找到的。
“如今,还是白真为重,小弟的事日后再说。”墨渊只觉心乱如麻,知道小弟还活着的消息他自是欣喜异常,可是姐姐受的苦他又心疼不已。只是他不喜表现在脸上,只能压在心里。自己一个人尝尽苦乐。
“好。”墨渊的性格墨雨如何不知,就是不想让这个弟弟想太多她才会不敢见墨渊,不想让他知道一切,可如今,墨雨拍拍墨渊的肩膀。墨渊没说什么起身同墨雨离开。
“真真,你等我,我同姐一起去制药。”折颜扶着白真躺下后道。
白真看着折颜笑了笑,点点头,折颜这才离开白真的房间。望着折颜离去的背影,白真脸上笑意敛去,心中涌起一丝伤感,折颜,对不起,我恐怕陪不了你了,若是可以,忘了我吧,这是我最后的愿望。
“折颜,我爱你,对不起”轻轻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响起,带起一丝凄凉。

评论(11)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