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中静好

梵音三千为谁守,锦瑟年华与君度。

【巍澜】长生诀


十三

阴冷幽暗的轮回路上,他们就在前行之时定下这一世的承诺。他说,他接住了,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他都不会再放手。

回答他的是赵云澜肯定的眼神和反手握住他的手,沈巍知道赵云澜的意思,简单愈合伤口就看到赵云澜放松的模样。

终是碍于众人面前,虽有宽大长袍做遮挡,两人还是不敢靠的太近,悄悄松开紧握的双手。

高耸入云端的大门看不到尽头,门的两边是曾曾迷雾环绕辨不清方向。大门紧锁,镇魂鞭出无法撼动这大门分毫。

“怎么回事!”收起镇魂鞭,赵云澜觉得有些头疼。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他们却打不开门。

斩魂使来到大门前,抬手轻敲大门,低沉的声音在门里回响,门纹丝不动。

“此门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加持,强行破坏徒劳无益,唯有钥匙才能打开。”弄明白这一切,斩魂使来到赵云澜身边。

此时的赵云澜对于眼前人已是绝对的信任,他忙问“那钥匙在哪里?”

“你身上。”斩魂使这话让其他人都有些茫然,怎么钥匙就在赵云澜身上呢?

赵云澜恍然大悟,将手中彼岸花递过去。斩魂使接过彼岸花放在那门里凹槽处。随后他们看到那彼岸花突然向外延伸,那细细的红色根茎逐渐爬满整片带着奇异符文的大门。当最后一根红色根茎填满墙壁,原本无坚不摧的大门打开,众人大喜。谁也不知道,那道门并非如此轻易打开。

此时修罗炼狱里,洛冥的眼前是一个缩小的大门。彼岸花的根茎移动的时候带着的是他的鲜血,他指尖鲜血已经无法满足大门的吸收。他狠下心来,逼出心头血方才完成那最后一步。看到大门打开,他心中是无法掩饰的狂喜,一万年,他花了一万年终于有了一次打开它的机会,可惜他无法去。

“大人,镇魂令主,在进入轮回彼岸之前我有几句叮嘱希望二位记住。”洛冥的声音透过大门传来。

“你说。”

“此门我耗费万年才有一次打开的机会,此次只能维持两个时辰,希望二位抓紧时间。否则门一旦关上再无打开的能力,轮回彼岸不通世间所有,望二位明白。”

沈巍和赵云澜对望一眼,同时点头踏入大门。奇怪的是大庆他们根本进不去,对比洛冥表示他的修为不够,能支持的只有两个人进入的能力,其他人只能无奈在外等候。

轮回彼岸不似无间地狱阴冷,却也是异常凄凉,除了开的极艳的曼珠沙华和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长河,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赵云澜和沈巍可没有观察这些的时间,他们一进来就已经探查学生们的所在。只是彼岸终究太大,他们花了两个多小时才找到失踪的学生。

“赵处长!”章远看到赵云澜的时候正在安慰何洛不要怕,他虽然也害怕但他不敢表露出来,赵云澜的出现让他们紧绷的心得到稍微的放松。

以手掩唇示意他们安静,赵云澜仔细观察四周,奇怪的没有任何绑架他们的人的踪迹。

“怎么回事。”查了许久不见其他人,沈巍又在身边,赵云澜放下心来问学生们。

何洛忍住不哭出来道“我,我也不知道,就是我晚上回宿舍的时候,一个什么东西在我后颈咬了一下,然后我就失去知觉了。”

“我也是”“我也是”“我也是”

学生们纷纷表示自己都是这样的,章远一直安静的站在那里,赵云澜一抬头就看到那与自己长得有九分相似的少年。曾经,他还吃过他和沈巍的醋,现在想想只是想笑。

“行了,大家没事就好,能动的不能动的都赶紧起来,我们得抓紧时间出去。”恢复自己的思绪,赵云澜朗声道。

好在学生们只是身体虚弱,其他的什么伤都没有,都是相互搀扶的站起身来。

“走……”赵云澜话还没说完沈巍就出现在身边,方才沈巍一直在四周查看,如今突然出现怕是……赵云澜的眼神有些凌厉。

果不其然,只听沈巍道“他们为什么不在这里,是因为他们觉醒了守护轮回彼岸的异兽。”

“呵”赵云澜冷笑“看来这是要留我在这里了?也得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异兽非是幽畜,不是轻易能解决的,你带他们走,我断后。”沈巍按住赵云澜要出手的镇魂鞭,手中已经握住斩魂刀。

“如此,有劳黑袍使大人。”赵云澜故意表现的很恭敬,黑袍使的威力学生们也大多有所耳闻,皆敛声屏气不敢说话。

“愣着干什么,走啊。”赵云澜一声才把他们叫回神,随着赵云澜的步伐向轮回彼岸大门处跑去。

异兽觉醒此事实在是出乎沈巍的意料之外,但是他不能让赵云澜收到伤害,所以他拼了命也必须让他们平安离开。

一个个如血的老虎在彼岸花从中化出形态,沈巍知道那是学生们恐惧的化身,异兽从没有真正的形态,他们会随着人心的变化而变化。

斩魂刀下,他以一己之力阻住异兽袭击。赵云澜也没有迟疑,镇魂鞭出,一路上对于攻来的东西没有丝毫的心软。

学生们太过虚弱,挪动的步伐极其慢,而赵云澜他们经过一阵打斗时间耗费太多,能不能出去还是个难事。

沈巍没有想到,他还能有和赵云澜并肩作战的机会,只是他现在更想的是让赵云澜他们平安离开,哪怕他被困在这里此生不出。

他不再迟疑,不再隐藏。强大的力量自体内爆发,不过片刻的功夫他们已经快要到达大门口。

“快,向那里跑,快!!!”大门已经有了关上的趋势,赵云澜急得大吼。学生们听出了焦虑,一个个直奔大门。

章远却停下脚步,他拉住赵云澜的手“赵处长,一起走。”

“赵云澜!!!”祝红的一声叫让他一惊。鬼使神差一般,赵云澜回头,看到的是阻拦异兽的斩魂使,而另一边即将关闭的大门外,祝红等人的呼唤越来越大,他笑了。挣开抓着他的人,手上镇魂鞭缠住章远,在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带着他的声音章远平安出去。

“带他们出去,别丢了我们特调处的名声。”

音落,门封,众人相隔两处,就像分落两个世界。

没有了学生的阻碍,镇魂鞭再无顾忌,赵云澜以一凡人之躯硬生生挡住异兽的攻击。

“为何不走!”喘息间隙,沈巍的语气是不加掩饰的怒火。

一鞭落下挥开利爪,赵云澜这才开口“自从你说接住了你的命就是我的,沈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耗费了多大的力量。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里,不论生死你都别想放开我。”

心中最柔软的一处被狠狠的撞击,斩魂刀下异兽终殒命,他来到他的身边握住他的手,目视前方的异兽语气坚定“我们一起。”

“好”

“赵云澜!!!”

“赵处!!!”

“老赵!!!”

“大人!”

此时外面众人都几乎处在崩溃边缘,他们还记得轮回彼岸开启之时洛冥所说,他花了一万年才有这一次打开大门的机会,只希望他们能按时出来。如果大门关闭前不能出来将无机会,轮回彼岸不通别处,唯一通道就是此处大门。

“回去吧,在这里也想不出任何办法。”率先冷静下来是幽夜,他们如今处在阴冷的无间地狱,他们无所谓这些学生可不行。以凡人之躯久留无间地狱,必会遭反噬难以久活。

“走吧。”幽夜的话让祝红反应过来,想办法也该去修罗炼狱想办法,那里有着熔岩的环绕,这些普通人才不会受到伤害。

纵使再不舍,众人还是狠下心来离开。

修罗炼狱

幽夜和祝红他们带着学生们回到这里,洛冥正于彼岸花中心恢复力量。听到有人入内的气息,他睁开眼睛注视进来众人。

当他的目光落在被众人包围在中间的几位学生的身上,就是这一瞬间,他的眼眶变得通红。若不是残存的一丝理智告诉他他现在的处境,他怕是已经飞奔到那人身边痛哭起来。

即使没有哭,他的眼前仍有些模糊,恍惚间,他好像回到一万年前,他有记忆的第一眼,看到那一身红衣立于轮回彼岸的男子。他唇畔带笑,弯下身子,刹那间满头青丝垂在他的眼前,他开口,那是他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吾赠你洛冥二字可好。”

他忘不了,那是他一辈子最深刻的记忆。他说好,他甚至大着胆子询问他的名字,带着尊敬,崇拜和一丝惶恐。

他记得那个人的回答,哪怕隔了一万年,那个声音仍旧刻在脑海不曾散去。他看着站直身躯,他的目光看着远方,带着深情,带着怀念亦是在追忆“你若不问,他不在,我都忘了我叫什么……”

“他是谁?”一顺口说出,他惶恐磕头,他挥袖拦他,就是那一刻,他的身后一片彼岸花开。

他抬头,看着那一地曼珠沙华衬着他一身红衣,艳红如血,最后几个字仿佛穿透了历史的沧桑。

“那个人叫我……小远……我的……鬼面啊……”


最近这几天有些疯魔,抽空更新一下,下午更龙城别墅,文笔渣,别抱太大的期待啊😂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