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中静好

梵音三千为谁守,锦瑟年华与君度。

【巍澜/巍澜衍生】龙城别墅328号




灯光闪烁的酒吧里,杨修贤坐在吧台喝酒,陈宇敲敲桌面笑道“杨修贤,你要的这个资料,我实在是没有啊。”

“别废话,你这里是龙城最大的酒吧,鱼龙混杂消息最多,不可能没有。”杨修贤直接拆穿他。

“这你还别说,真的没有。”陈宇摊手“这几天二少回来,这里的人可都乖的不行。再说了,有些事情你直接问二少不来的快?”

杨修贤嘴角一抽,被陈宇这句话噎的不知如何回答。一想到他口中的二少,杨修贤就觉得头一阵阵的疼。

杨修贤此人,那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家伙。遇到看上眼的,一次过后绝不会发生第二次。谁知道再厉害的也有阴沟翻船的时候,就是一次看对眼,他迷上了那个美人,满心欢喜以为能吃到美人。结果没想到,那是披着美人皮的阎罗,他堂堂一个纯一竟然被睡了。被睡了也就罢了,一夜情嘛,他就当被咬了一口。可他万万没想到,那个人竟然就这样缠上了他,根本不给他反驳的机会。

可怜杨修贤风流多年,一着不慎落入狼爪。说出去没人敢信,他也不敢说。他一直都是这样,几位哥哥弟弟早就看他不爽,这要是说他被人睡了,估摸着他们都得烧香拜佛感谢上天让他倒霉。

“这里美女很多,要不去聊聊?”陈宇给了杨修贤一个眼神“因为二少回来,这里人数可都比往常多了不少,更干净不少呢。”

翻了陈宇一个白眼,杨修贤目光扫过热闹的人群,确实来的人比平常多了许多,不过几眼他又收回目光“你要是不想干了,我可以如你所愿去找美女。”

“别别别”陈宇忙拉住他“杨哥,我就是开个玩笑,你不要当真嘛。”开玩笑,要是杨修贤真在他场子里找了个美女,二少回来他能不能活着还不一定。

“胆小鬼。”鄙视的看了一眼陈宇,杨修贤内心也有些发虚,他也只敢口头上说几句,这要真去找了他怕是又要一段时间下不来床了。

陈宇毫不在意杨修贤的话,只要杨修贤安分点,打他一顿都是可以的。居家黑白两道通吃,谁也不敢招惹,黑道上又尤以二少罗浮生为主。眼前这人,别人不知道,他们这些稍微有点地位的都已经得到过警告,这可是二少心尖上的人,上次有个不知所谓的女人勾引他,结果被二少送去喂了鲨鱼。他自认为自己没有那个胆子,还是乖乖的保护好杨修贤才行。

“黑盾组那个事情,你真的没有消息?”杨修贤又将话题饶了回来。

“真没有,最近查的严,我这里都安分的很。”陈宇也不再开玩笑。

知道又查不到消息,杨修贤只能默默的喝酒。陈宇拿了酒转身,吓得差点把手中的酒丢了出去,那人以手掩唇,陈宇明白的退到了一边。

“怎么喝那么多酒?”修长的手指自杨修贤手中取过半空的酒杯,杨修贤不用回头就知道谁来了,直接向后一倒,果不其然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懒洋洋的伸手搂住他的脖颈,有些醉意道“心烦,二少不是说过几天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想你了。”罗浮生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这些话,陈宇只觉得牙疼,这两人是不是忘了自己这么个大活人还杵在这里。

察觉到陈宇的目光,罗浮生打横抱起杨修贤出了酒吧。

“我去,公主抱啊。”陈宇吓得手中的酒杯都落到了地上。

罗浮生可不在意后面的事情,他将杨修贤抱上车开口“龙城大酒店。”他相信,他的弟弟已经替他准备好了一切。

“是”

一进酒店的房间,两人就急不可耐的吻在一起。罗浮生轻轻用力就将杨修贤按在床上,杨修贤也不挣扎,反而搂住他主动献吻。罗浮生眼神一暗直接撕了杨修贤的衣服,低头反吻回去……

春宵好度,云收雨歇后,罗浮生抱着昏昏欲睡的杨修贤从浴室走了出来。

“你是几百年没开过荤了!!”哪怕昏昏欲睡,全身上下的酸痛还是让杨修贤忍不住对罗浮生开骂。罗浮生好脾气的接受了,替他盖上被子自己也在他旁边躺下。

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罗浮生捞过手机划开接听,一句喂还没说出来,电话那边何开心的声音瞬间将他惊醒。

“二哥,少晖不见了。”

“什么!”罗浮生一惊而起“开心,你再说一遍。”

何开心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今天还是和往常一样,他们各自上班的上班,在家的在家。夜尊表示他一直在家,唯一一次出门就是拿了个快递,然后中午还煮了面条端上去和蒙少晖一起吃。他实在想不起来,蒙少晖究竟什么时候能跑出去的。而发现蒙少晖不在是沈巍叫他吃晚饭,敲了半天没有人回答,他这才破门而入就看到空空荡荡的房间和半拉的窗帘。

听完何开心的话,罗浮生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他只能耐心道“开心,你让大哥别着急,我马上让手下人全城搜索,等我回家。”

“好。”何开心回答完挂了电话,将罗浮生的话转给沈巍。沈巍看了眼站着不敢坐的夜尊,他也知道夜尊虽然不靠谱但是对待弟弟们的事情上也不会含糊,让他站着也站的差不多了“夜尊,你也坐下。”

得了沈巍的特赦,夜尊乖乖的坐在樊伟身边,捶捶有些僵硬的腿。

“大哥,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二哥也派了人,少晖不会有事的,别担心。”樊伟心疼一下夜尊这才劝慰沈巍。几个弟弟都来安慰他,这让沈巍心里暖暖的,只是一想起还不知道在哪里的蒙少晖,他就担心。

“怎么了?”杨修贤勉强的睁开眼睛问。

“你睡吧,我必须回家一趟。”罗浮生已经穿好了衣服,低头在杨修贤眉间落下一吻。

“我问你怎么了。”杨修贤一把揪住罗浮生“不说清楚不许走。”

“我弟弟不见了,我必须去找他。”罗浮生耐心的给杨修贤解释,他不是不想带他回家,奈何每次还没开口就被堵了回去,他实在没办法。不然,他是真心不想来酒店。

杨修贤听到这里已经差不多清醒了,他忙忙起身“你等等,我跟你一起……嘶……”一口凉气下来,他又躺回床上。

“好了好了,你等我回来,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罗浮生忍笑道。

杨修贤气得把自己埋进被子里,顺着罗浮生的声音丢过去一个枕头,闷闷的吼道“滚!!”

罗浮生回到家里后,兄弟几个还是如旧的坐姿。看到他回来,除了沈巍,其他的都起来乖乖叫了一声二哥。

“大哥,去休息。”罗浮生直接道“我知道大家都担心少晖,但是一直这么枯等也不是个事。现在都去休息,明天再出去找。”

“少晖从来没有出过门,我实在放心不下,睡不着,你们去歇息,我等消息。”沈巍道。

“大哥!”罗浮生有些气,反正沈巍也不听他的,他索性坐在他边上“我陪你。”

其他人谁也没有想睡的意思,蒙少晖从未出过门,这突然失踪他们找遍了四周都没有看到人,实在是放心不下啊。

谢南翔遇到蒙少晖是一个意外。

曹光去聚餐后,谢南翔就一个人在家里待着,看了一会儿电视。觉得肚子饿的慌,想着今天休息就打算去找点好吃的。

他在一家饭馆大门口看到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蒙少晖,医生的本职让他忍不住走过去询问“这位先生,你还好吗?”

蒙少晖害怕出门,陡然出来谁也不认识,他吓得不行,找了个角落躲起来。谁知道还没躲多久,一个人就出现在他面前。他起身就要推开他,谢南翔一个踉跄反而直接靠在他的背上,反而阻止了他要逃离的步伐。

虽然他主修不是心理学,谢南翔也发现蒙少晖怕是有什么心里障碍,他索性就这样抱着他,不让他出去。开玩笑,大马路上贸然跑出去,被车撞了谁负责。

“你放开我!”阴冷的仿佛从地狱里发出的声音,让谢南翔打了个哆嗦,然而这并不足以让他松手,到现在他还谨记着他身为医生的职责。

见挣脱不开他,蒙少晖就要动手,谢南翔的话却让他愣住“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

“不,不,不,不回家,不能回家。回家了,他们会杀了哥哥们,不能,不能回家。”就像突然被下了咒语一样,蒙少晖碎碎念着,就连挣脱了谢南翔都给忘了。

谢南翔一看,瞬间明白过来。这人怕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造成了心里性的创伤,可惜他不是心理医生,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谢医生心一软就将人带回了家。

杨修贤没回家,韩沉,赵云澜加班,牧歌在剧组,章远在同学家,就连曹光今天都没有回家,只有一个尤东东乖乖回家,不过他早就睡觉了,这家里现在就他和这个不知道姓名的人。

“你……要不要吃点东西?”谢南翔轻声问,没能在外面吃饭,他就随便打包了点吃的。蒙少晖乖乖的坐下,等着谢南翔给他拿餐具。

不知道为什么,蒙少晖对于眼前这个人有些异常的信任,甚至他跟着他去了他家。

简单的吃完饭,洗完澡,谢南翔道“你睡床,我睡沙发。”说着从柜子里抱出一床被子。被子还没抱出来,谢南翔的手就被摁住,他抬头对上一双惶恐不安的眸子。叹息声里,谢南翔将被子放回去,拉着蒙少晖坐在床上。

“睡吧,我陪你。”陌生的地方带起的是不安,谢南翔就刚才那一眼就已经明白,他们睡在一起,他特意留下一盏床头灯。蒙少晖仿佛放下了心事,抱着谢南翔的胳膊渐渐的进入梦乡。

谢南翔也不知道为什么,大街上见面的第一眼他就将这人带回家,如今看到他安静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睡着,他的心也莫名其妙的安静下来。

评论(13)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