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中静好

梵音三千为谁守,锦瑟年华与君度。

【巍澜/巍澜衍生】龙城别墅328号




经过一天的相处谢南翔对蒙少晖除了心疼还是心疼,原本他趁蒙少晖午休时打算叫醒韩沉回去,只是沈巍阻止了他。两人在书房不知道讨论了什么,谢南翔出来之后就没有再说回去的事。

曹光一度以为他家二哥被沈巍威胁了,只是他还没凑上去问发生了什么,樊伟已经拎着他去了他的房间。

“少晖幼年亲眼目睹一场极其血腥的案件,如果不是最后浮生带人救了他,他早已离开。因为那件事情,他将自己封闭起来不愿意再走出来。谢医生,你是这么多年来,除了我们兄弟几个外,少晖唯一愿意靠近的人。”话说到一半,沈巍起身朝谢南翔躬身,吓得谢南翔起身躲开“沈教授这是做什么?”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可能有些强人所难,但是我希望你能听我说完。”沈巍道。

“你说。”谢南翔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在沈巍坐下后他也坐了下去。

见谢南翔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沈巍也不再遮掩“实不相瞒,请你们来我家做客时,你们现在住的地方已经被夷为平地。”

“什么!!!”谢南翔一惊而起,随后他又坐下去,倒是难得的冷静“看来,我们要是离开了这里只有露宿街头,沈教授好算计。”

“抱歉,我本意不是如此。可是,当我看到开心和韩沉,再加上少晖对你的依赖,我不得不如此。我知道我这样很过分,如果你要生气冲我来,我只求你别怪在少晖身上。”沈巍语气诚恳,谢南翔此时的注意力已经不是房子没有了的问题。那本来就是租的房子,也谈不上有多心疼,他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你说韩沉和你弟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谢南翔盯着沈巍,他希望沈巍能给他一个完美的解释。

当决定和谢南翔坦白,沈巍就知道这件事肯定瞒不住,他相信谢南翔不会说出去。如果不是他的一句话有决定性的作用,那件事情他真的不愿意说。叹息声里,沈巍开口“三年前,开心就已经认识韩沉。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浮生带回的开心昏迷不醒。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连夜派人将开心送往国外。浮生告诉我,这是因为韩沉执行任务不慎留下的祸患,那人抓了开心逼韩沉就范,浮生及时赶到才救了他。开心在国外昏迷了一年才醒,醒来已经忘记了之前的事,记得住的只有我们几位哥哥。”

“原来如此。”谢南翔终于明白韩沉那段时间状态不好的原因,他不愿意看心理医生,他甚至一度因为这件事情险些抑郁,好在他修养了一段时间自己扛了过来,这才让谢南翔放下心来“当年那件事,对韩沉的伤害也不小,如今,唉……”

“谢医生,我……”沈巍话还没说完就被谢南翔接了过去“这或许是命吧,沈教授,我答应你。”

“谢谢”

井然带着夜尊他们回到家,章远吞了口口水,一想到见到沈教授他就莫名的有些紧张。怎么办,头一次和沈教授在课外交谈,他还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在紧张什么?”夜尊一眼看穿章远的小心思。

“我没有。”章远自然不会承认,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夜尊仿佛天生就是来克他的。气走他同学不说,还能让他噎到说不出话来。索性不同他说话,跟在尤东东后面进了房子。

两位最小的弟弟到来是迟早的事情,谢南翔认命的看了看身边的人形挂件,随后问“你们人来了,东西呢?”

章远毫不犹豫的指着夜尊“问他,我到家的时候家里已经被拆了。”

“东西自然都给你们分门别类的收拾好了,车还在后面马上就到。”夜尊不给谢南翔问话的机会直接道。

“麻烦了。”

“小远,你们来了。”赵云澜迷迷糊糊的靠在沈巍怀里,被沈巍半搂半抱的从楼上走下来。

“沈,沈教授好。”章远完全忽略了赵云澜,一看到沈巍他立马起身站好,一副乖乖学生的模样,看得夜尊直摇头。

沈巍一边忙着怕赵云澜摔到哪里,一边对着章远点点头“你好。”

章远随后才注意到他家三哥和沈教授如今的样子,他三哥几乎是没有骨头一般靠在沈教授怀里。沈教授也不生气,反而极其宠溺的揉揉他家三哥的头发。章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和我哥谈恋爱的是沈教授!!!

一击没过第二波攻击已经悄然而至,赵云澜好歹还只是靠在沈巍怀里,杨修贤完全就是被罗浮生抱着下楼,下楼还不愿意坐沙发就赖在罗浮生怀里不肯动。罗浮生也不说什么,只是笑呵呵的由着杨修贤。

谢南翔看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这两位从韩沉去休息就没见了人影,现在才出现……猜都能猜到干了什么?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章远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三哥刚被拐五哥也被那个长得和沈教授很像的人拐走了?章远还在震惊,蒙少晖抬头低声道“我饿了。”

“!!!”什么情况,二哥是不是也要被拐走?为什么他最小反而有了心疼白菜的想法,什么鬼?

“樊伟,我跟你说,我绝对,绝对不会再上梦游江湖的,你放开我!!”曹光的声音在楼上响起,似乎是是在做什么激烈的动作,只听到一阵东西倒地的声音。

沈巍摘下眼镜放在一边,抬头看了一眼,还没开口罗浮生的已经先说了“老七,你在做什么,不会好好说话吗?”语气颇为不满,待看到杨修贤松开的眉头才放心。

既然有罗浮生坐镇,沈巍也没有多说什么,起身准备离开就被赵云澜拉了回去“干嘛去啊沈教授,安静坐会儿不行?”

“大家都一天没怎么吃东西,我去准备晚饭。”耐心的给赵云澜解释,沈巍顺手剥了棒棒糖递过去。

“我帮你。”一口含住棒棒糖,赵云澜有些含糊不清的说着。只是这次换沈巍拦住了他,有些奇怪的看着沈巍,赵云澜不解,然后就听沈巍道“不用了,你还困着当心伤到哪里,我让夜尊帮我就好。”

本来兴致勃勃的看章远的夜尊“what???”大哥,你怕不是忘了,你们都在家里休息的时候,你弟弟我带着一堆人在那栋房子里收拾东西。好不容易有了休息的功夫,你让我帮忙做饭,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沈巍不知道夜尊内心的想法,所以他的良心也不会痛,转头看了夜尊一眼,让还想抗争一番的夜尊乖乖跟着进了厨房。

章远好不容易从几位哥哥貌似被几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给拐走的思绪里出来,就看到尤东东乖巧的坐在那里,井然耐心的安慰他,并且还顺势搂住他家七哥的肩膀让两人靠的更近。而他家七哥被占便宜还不知道,还傻乎乎的对着人笑的开心。

等他坐下来想缓口气,又看到他家大哥和一个又是长得像沈教授的人笑着站在楼上讨论手上的东西。

“???”经历过数次打击的章远已经冷静下来,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我怕不是来了个贼窝吧,怎么哥哥们来这个家里后,不是快被拐就是已经被拐了。

仔细观察一番,章远发现没看到他家四哥,心里松了一口气,这里好可怕,四哥,你在哪里,快来救我!!!

评论(17)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