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中静好

梵音三千为谁守,锦瑟年华与君度。

【折真】灼灼桃花凉,心暖一朵矣


沧海桑田再相见,君心早已属他人

凤族今日张灯结彩,乃是因为有两件喜事同一日办理。

便是他们族长的两位儿子,迎娶凤琦,凤慕两位上仙。

凤族上下,一片喜气洋洋。据说,那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也会来。折颜上神避世桃林许久,如今肯来参加婚礼,当真让人吃惊。

为此,许多接了喜帖的人都觉得荣幸至极。

当凤翎将听到的话告诉折颜时,折颜笑的许久没有缓过气来。

“凤翎姑姑,为什么折颜去了大家那么激动。”稚嫩的童声响起,凤翎转身抱起眼前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因为,折颜他一直没有出去过啊。”

“为什么折颜不出去呢?”小姑娘继续追问。

凤翎扶额“小五,你一定要问个清楚吗?”

“我……”白浅低头对着手指“我也是好奇啊。”

“小姑娘家家的,就别好奇了,姑姑给你做桃花酥吃好不好。”凤翎见小姑娘这样,心疼了,柔声道。

“要吃。”一听到有好吃的桃花酥,白浅才不管折颜什么的,开心的抱着凤翎“姑姑最好了,小五最喜欢姑姑了。”

凤翎含笑领着白浅去了厨房。

“哎,真是有了吃的,忘了哥哥。”白真摇摇头,一副大人的模样,看的折颜忍不住发笑。

自小五大了一些,白真便老是带她来十里桃林玩。每次去接都得让折颜保驾护航,毕竟白浅身体虚弱,一直以来都是被娇养着的。而白真连上仙都不是,若是出事,如何能保护好白浅。所以折颜当之无愧的承担起了保护这兄妹二人的任务。

“真真这是吃醋了?”折颜故意问。

“哪有?”白真转头不看折颜。

折颜也不多说什么,继续喝着手中的茶。

婚礼当日

凤翎带着白浅先行一步。原本是不带白浅,打算将她送回青丘的,婚礼人多,难免难以照顾到。奈何小姑娘一直哭着要去,一时没收住差点岔气。这下可一下子心疼了白真和凤翎,凤翎便对折颜打包票不会让白浅受到一丝伤害。

凤翎的实力,折颜知晓,白浅由她护着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这才勉强点头。

一见折颜点头,凤翎立刻去给白浅洗洗哭花了的小脸,随后两人去了凤族。

白真焦急的看着窗外,见折颜没有什么反应。使劲咳嗽几声,折颜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看着手中的书。

“折颜,我们什么时候走啊。”见折颜没有反应,白真忍不住开口问。

“不急,不误了吉时就好。”折颜翻了一页手中的书。不急,怎么会急,要是一不小心自家小狐狸被人看上了,那自己岂不是得找地方哭去。

再说真真上仙劫未至,五千年前就预知到真真劫将至,可是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反应,估计是一些事情的阻碍,必须查清这些事情才可以让真真平安渡过上仙劫才是。

见折颜只顾着看书,白真也只能坐下来等着。毕竟他不知道去凤族的路,一旦迷路了可就不好了,还是等等吧。

如此一等,白真竟是睡着了。待得折颜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放下手中的书,就发现自家小狐狸已经进入了梦乡。

“真真起来了。”折颜轻声唤着。白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伸手“抱。”刚睡醒的小狐狸还有些茫然,下意识的将手伸向最能给自己安全感的人。

折颜含笑摇摇头,随后将白真抱在怀里,直接出门奔向凤族。

凤翎抱着白浅在风族游玩,最初凤族那些人看到白浅很是吃惊,因为是凤翎的孩子,凤翎解释了一下众人便也不再多问。

走的久了,白浅犯了困,凤翎抱着她想去自己的房间稍作歇息。

“凤翎上神。”一丝喜悦的声音传来,凤翎只觉得头疼不已,这个声音,她如何不熟悉,她怎么就来了。

头疼归头疼,凤翎还是脸上带笑的转身看着来人“灼月。”

“许久未见,不知上神何时成婚,灼月未去参加,还望上神见谅。”灼月甚是恭敬。

凤翎何等眼力,自然看出了灼月的阶品,抬手拍了拍已经在她怀里睡着了的白浅,一个小小的结界护住白浅,隔绝外面的声音让白浅能睡得舒服一点。

忙完这一切,凤翎才道“你如今也是上神,又何必如此客气。至于这孩子,那是青丘狐帝幺女,并非我的孩子。”

灼月只觉失言,心中暗暗惊叹,凤翎果不愧为远古上神,竟然一眼便看出了自己的阶品。掩饰住眼中的异样,灼月笑道“是我的不是,竟是没有问清楚,让您见笑了。”

“无妨。”凤翎实在不想同灼月多言,奈何来者是客,她又是凤族的老祖宗,不好直言以待,只得继续同灼月相谈。

灼月倒是没有注意到凤翎对她的嫌弃继续问“听闻折颜上神今日也要来,为何不见上神人影。”

凤翎神情微变,她就知道,这灼月还未死心。明明兄长早就说过的话,她却还视而不听。

凤翎轻轻拍着怀中的白浅,语气平静不已“当年的话,你莫不是忘了不成,还问兄长做何。”

“当年灼月不懂事,如今灼月已为上神,灼月自信能与折颜上神相配。”灼月抬头,眼中满满的自信。

“哼”凤翎轻哼一声,抱着白浅转身离开“痴人说梦罢了。”

灼月见此,怒火中烧,不在压抑自己的怒火“上神就是这么待客的吗!还是上神认为,自己为上神便可以如此折辱于我。你莫忘了,如今我也是上神,我不……”怕你二字未出,灼月的话已经说不出口。

她的颈间靠着一把长剑,长剑带起阵阵寒意,让她也觉那寒意仿佛直达心口。

“你初为上神就如此狂妄,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凤翎不屑的站在灼月身后,单手抱着白浅,另一只手则是握剑置于灼月颈间“今日凤族大喜,我不想对你下手,望你好自为之。”凤翎收剑,再度消失。

灼月虽怒却不敢再说一句话,待得回过神来,只觉背后冷汗淋淋。

折颜带着白真来到凤族时,白真还有些没睡醒,担心白真撞到哪里,折颜一直牵着白真的手不敢松开。

灼月刚到大殿,便看到那万年不见的心仪之人。心情激动之下,不在意凤翎的话,快步来到折颜面前“折颜上神,许久不见。”

“灼月上神。”折颜本带着白真走,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定下神来发现是灼月,见人如此也只能回。

“上神今日怎的有兴致来参加婚礼。”见折颜回了自己,灼月心中欣喜,语气轻松,眼中对折颜的爱慕没有丝毫的隐藏。

白真本迷糊的由着折颜领着走,却不想突然出现一个人拦路。白真抬头,待看清那女子眼中的清意,白真立刻变得清醒无比。

“翎儿相邀,自不推辞。”折颜客气又疏远回答,他如何看不清灼月眼中的东西。不过,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她?当真可笑。

折颜疏远的语气,灼月如何听不出来。可是她不愿意就这么放弃,刚欲开口却听折颜身边的少年道“折颜我饿了,我们去找小五好不好,我想吃桃花酥了。”

少年撒娇的语气,灼月本没有在意。可当折颜宠溺的揉揉少年的发丝,抬手将少年脸上那杂乱的发丝别无耳后柔声道“好。”

灼月心中有些不可置信,折颜看那少年绝对不是大人看小孩的眼神,那是宠溺,是那些男仙看自己,自己看折颜的眼神。

折颜没有理灼月,天大地大,真真最大。真真饿了,那么他得先喂饱真真,其他的日后再说。

折颜带着白真走的时候,灼月更加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因为那两人紧握的手是十指紧扣的。严丝合缝,不留一丝空隙。

灼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座位的,她的脑中如今已是一片混乱。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明明当年折颜他还为了狐后同白止帝君大战一场。如今,如今怎的成了断袖,怎么会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啊。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的心该如何安放。

灼月在那里思绪万千,凤翎小院中却是其乐融融。

白真陪着刚醒的白浅醒瞌睡,凤翎摆了几样点心,又替折颜斟上茶,这才坐下来。

“这小院不错。”折颜环顾了四周,虽说是小院却也不小,一栋小楼立在院中,小院四周树木林立,花满遍地。偶尔有小鸟飞过,带起阵阵鸟啼。小楼附近是一处花架,花架下悬着一个秋千,秋千上坐着的是正在揉眼睛的白浅,她的面前蹲着的便是陪她说话的白真。折颜看完一切道“清净,安逸。”

“兄长可是遇见她了。”凤翎倒是没怎么在意折颜对这院子的评价,她在这里住了十几万年,闭着眼睛都能准确的找到每一处地方,倒也不怎么在意。

凤翎的话让折颜脸色微变,语气也是变冷“还是老样子。”

“她不就是太自以为是了,认定的东西就要得到罢了。当年若非她父母救了我凤族人,我如何会放过她。”提起灼月,凤翎只觉气愤。当初她竟然敢对自己出手,当真过分。

折颜如何不知道,灼月太自以为是,当初以为凤翎与自己有关,便不计后果要对凤翎下手。也不看看,她一个上仙,如何敢与上神作对,最终查出来,害得她族一个无辜的女子替她顶了祸。她则是闭关再不出来,倒是没想到一出关竟是成了上神。

“你也莫要气了,有些事,我们日后再说。今日是他们两兄弟的婚礼,莫要误了。”折颜安慰着凤翎。

凤翎对着折颜一笑“兄长放心,我有分寸。毕竟翎儿不再是需要你们保护的那个小丫头了,翎儿也长大了,也该长大了。”

“如此我便放心了。”见凤翎如此说,折颜也放下心来。她早就有了自己的见解,自己也不必要多管。折颜看着逗白浅的白真,心中暖意渐起。

凤翎见此道“兄长还没有决定吗?”

“再等等吧。”折颜摩挲着手中的茶杯“我心中总是有些不放心。”

“有何不放心。”凤翎一时间也是没有明白折颜的话。

折颜正欲开口,白浅跑过来要吃糕点,凤翎自桌上取了糕点喂她,白真也过来自己拿了糕点吃。折颜见此,也不在多说什么。

凤鸣声蓦然响彻天际,凤翎笑道“开始了,我们走吧。”几人便去了那大殿之上。

高位上,自然坐着折颜一行人,其余人则是依次寻位而坐。

新人进殿,白浅兴奋的直摆手。凤翎含笑抱着她,以防她跑出去。白真嚷着要吃凤凰果,折颜便细心的替他去了外壳,然后又将里面的核去掉。

灼月也没在意新人,她的看着高位上的折颜,眼神没有丝毫的离开。

所以,她看到了折颜对少年的温柔,对少年的好。而那少年则是心安理得的享受的这一切。

看着看着,灼月眼中一酸,差点落下泪来。举起酒杯掩饰自己失态,灼月硬生生的将那眼泪逼了回去。

当初,自己只是个上仙,自觉配不上他。所以自己努力修炼,看那沧海变了几回桑田,自己也终于是修成了上神。不想再回来,心上人却已断了袖,分了桃,当真应了那十里桃林之景了。

灼月苦笑一声,仰头饮下杯中酒,只觉口中苦涩无比。明明那少年连上仙都不是,却是让折颜如此上心,那自己长久以来的辛苦到底算什么。

放下酒杯的那一刻,灼月察觉到一丝灼热的目光看着折颜那处方向。眼光微转,便已看到一袭青衣的女子真倾慕的看着那高位上的人。

见此,灼月不怒反笑,自己都没有希望的事情,这女子倒是有胆。

凤翎抱着白浅,见她玩的开心也不管她,漫无目的的看着大殿众人。

那女子的眼神也是被她收入眼底,轻笑一声碰了碰折颜,折颜无事凤翎的示意。他又不瞎,如何察觉不到。不过,他早就明了心意,怎么会将这些人放在眼里,如今他心里眼里都只有一个真真。

折颜如此想,不代表别人如此想。成婚礼毕,那青衣女子端着酒杯率先来到折颜他们面前。

“青鸾族青灵,敬折颜上神一杯。”清脆的声音在殿中响起,一时间大殿之上安静极了。

评论(28)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