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中静好

梵音三千为谁守,锦瑟年华与君度。

【折真】灼灼桃花凉,心暖一朵矣

七,折颜开启尘封门,白真归来心迹明

墨云阁大门紧闭,折颜立于门前二话不说正欲踹门,门却突然被打开。

“折颜上神。”开门之人有些吃惊的看着折颜同折颜怀中人“您怎么会突然来这里,这是……”

“雪影,我要用冰室。”折颜沉声道。

雪影本在墨云阁内守着,察觉到有人破了阵法,立刻出来查看,却不想破阵法的竟然是折颜,而折颜怀中还抱着一个少年。

雪影一眼便看出那少年濒临绝地,也不多说,立刻领着折颜进去道“阁主走后,冰室被封,上神稍等,让雪影开启冰室大门。”

折颜点头,不住的探着怀中白真的脉息,紧皱的眉心就没有舒开过。

雪影见此,知少年对折颜的重要性。手中仙法聚起,印诀再生,冰室大门缓缓打开。

“守在外面,别让人进来打扰。”折颜进去的时候突然开口,雪影点头“上神放心。”

冰室大门关闭,隔绝与外界的一切。雪影立于门边,静静的守着。

折颜将白真放在冰床上,看着遍体鳞伤的白真,折颜既是心疼又是气。无奈叹息,随后转身在冰室之中查找。

冰室里静悄悄的,除了折颜翻找东西的声音,什么都没有。

突然,折颜脑中一道光影闪过,折颜来到一处光洁的墙壁上,手靠在冰面,掌中发力,那块冰面瞬间破碎。

折颜恢复了一下杂乱的气息,这才走进去。那里除了一个封印起来的小盒子什么都没有,折颜却满意的笑了。

拿着小盒子出来,看着白真笑道“真真,你看,我能救你了。”说着,折颜指间划过,一滴血落入盒中。

就见那盒子瞬间自己打开,里面是一片薄薄的玉简,带着淡淡的寒光。

折颜将玉简拿出,虽然玉简带着寒光,但是却触手升温。折颜将自己的神识探入玉简之中,细细理解玉简之中的一切。

待得折颜思绪回归,时间已是过去几个时辰。折颜将玉简放回盒中,关上盒子,盒子自然而然再度锁住。

折颜将盒子放回原地,手中印诀再起。不一会儿,一切已经恢复如初。

看似行云流水不带一丝停顿的动作,却几乎耗了折颜大半的法力。

折颜有些虚弱的靠在冰床边上,让自己渐渐缓过来。觉得恢复的差不多了,折颜这才起身。

看着躺在床上的白真,折颜将白真扶起,盘膝而坐。手中各种印诀结出,一层层阵法于冰床附近布下。

最后一个阵法完结时,折颜收手,指尖化刃割开白真十指指尖。随后,划开自己的指尖,与白真双手相贴。

折颜控制着两人的血液交替,感受着一丝丝的毒通过血液渡入自己体内。折颜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察觉到白真猛然皱起的眉心,折颜立刻收手,止住指尖血液。

忙完这一切,折颜褪去自己与白真的衣服,让两人呈裸相对。

让白真再度躺下,折颜将心中所有思绪全部归于虚无。划开心头,待得血留的差不多了,止住心口伤处。将心头血含入口中,低头吻住那冷如冰的薄唇,将口中血液渡入白真口中,见他吞咽完,这才继续喂着。

一碗血尽,拭去白真嘴角血迹,再度吻上那薄唇。这一次,他与白真身体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没有一丝的缝隙。

一股股真气输入白真体内,折颜看着脸上已经变得发烫的白真,心中喜悦不已,真气输入更不敢停止。

白真的身体也变得发烫起来,一阵阵的热气自白真身上冒出,竟是让那寒冰都要融化一般。

靠着白真,他只觉得自己都快烧起来了。他不敢松开,直到最后一丝真气输尽。他手中印诀再起,原本布好阵法突然全部悬浮半空中,随后一道道打在白真与折颜身体内。

折颜咬牙忍着,一句话也不说。如今阵法已起,他不能有丝毫的妥协,否则方才的一切都是白费了。

解封印,设阵法,剜心头血,输真气。一桩桩,一件件事情在这段时间完成。他终究是受不住,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虽然昏死过去,折颜还是紧紧的护着白真,不让白真受到阵法伤害。

青丘狐狸洞

安抚好白浅,看着她睡着了,狐后这才走出来。看着三个相对无言的人“今日之事,我听小五说了,不过到底是谁想要真真的命?竟然将那蛇妖放了出来。”

“我也不知,我是察觉到镇魂铃碎,镇魂珠动,这才赶过来。”凤翎只能将自己所知道的说出来。

“我是察觉到玉镯碎才赶到的,不过,折颜既然说了没事,我们便等着吧。毕竟这四海八荒还没有谁医术高于他的。”墨渊也只能说出自己看到的。

狐后拭着泪水“当年颀儿封印那蛇妖,狐帝还多加了几道封印,怎么就让他逃出来了。害得真真成了这个样子,早知如此,当初就该杀了那蛇妖!!!”狐后的语气后面竟是有些控制不住。

白止帝君也是懊悔不已,气的一掌拍在桌上。千算万算,竟然没有算到那蛇妖有朝一日竟会跑出来。若不是折颜说让别动,他恨不得将那蛇妖碎尸万段,让它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凤翎起身安慰着狐后“事已至此,说这些有什么用,兄长不是说会给大家一个平安的真真吗?我们且耐心等等。”

“说的没错,而且一个修为仅能与上仙平齐的蛇妖,怎么可能挣脱上神的封印,还是远古上神。所以,这件事情疑点重重,我们得好好查一查。”墨渊条理清晰的分析着这一切。

白止点头,如今他必须冷静下来,千万不能自乱了阵脚。只是“真真不醒,我这心如何安的下来吧。”狐帝长叹一声。

众人尽皆默然,如今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白真能否回来。为今,除了等待,别无他法。狐狸洞一时间,变得安静起来。

墨云阁,冰室内

折颜有些艰难的动动手指,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待得自己缓的差不多了,折颜立刻查看身下的白真。

此时的白真身体不再冰冷,鼻息间均匀的呼吸声于折颜耳边响起。折颜心中一喜,一个转身让白真躺在自己怀里。

看着睡得香甜的白真,折颜指间点于白真眉心处。关于北山上的事情,白真的记忆已是有了改变。

白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温暖的被窝里,不过这个地方却非常陌生,白真吓得一惊而起。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打开,白真艰难的侧头,就见一陌生女子端着一个托盘走进来,见白真醒了很是开心“你醒了,莫怕,你受了重伤,折颜上神带你来我们这里调养。”

“这里是哪里?”听到折颜二字,白真略微放下心来有些小心翼翼的问。

雪影将托盘放在桌上,端起药碗来到白真面前“这里是墨云阁,我们阁主与折颜上神乃是故交,而墨云阁外人不知,却是天下药材汇聚之处。你在这里,能得到很好的休养。”说着将药碗递给白真“对了,我叫雪影,你若有事直接叫我即可。”

“多谢。”白真客气的接过药,他知道雪影没有必要欺骗他。

雪影见白真喝完药,将托盘上的一小碟蜜饯拿过来递给白真。

白真正苦的皱眉,见有蜜饯也不客气直接拿过来吃了一口,待口中的苦味散的差不多了他才恢复了神情“多谢姑娘。”

“不客气。”雪影笑道“这是折颜上神吩咐的,他说你吃药嫌苦,我这里只有蜜饯,你莫要嫌弃才是。”

“怎会嫌弃。”白真捻起一颗蜜饯“姑娘有心,还想问姑娘折颜去了何处。”

雪影再度笑了笑,将药碗收拾好“折颜上神去寻一味药材了,嘱咐我们照顾好你,他会尽快回来,你好好休息,有事叫我便可。”

白真点头,雪影这才关上门离开。只留下白真一人靠在床边,不知再想什么。

照看好白真,雪影接过门外人手中的托盘道“天舞,你在这守着,里面那个可是折颜上神的命根子,切莫出事了。”

天舞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我知道,你是没看见,折颜上神带他来时,门没开,折颜上神差点把门踹了。”

“你呀。”雪影无奈的看着她“那你当时怎么不去帮忙。”

“哪有”天舞一脸无辜“我也是刚寻药回来,只是迟了上神一步罢了。”

雪影叹了口气,端着药离开,天舞吐舌调皮的笑着。

另一间房中,雪影推开门,见折颜正静坐调息也不敢打扰,偷偷的将药放下欲离开。

“真真如何。”雪影还没跨出去,折颜突然开口。

“已经醒了,好的差不多了。”

“是吗。我去看看。”折颜说着起身脚下一晃,差点一头栽在地上。

雪影眼疾手快的扶住折颜,颇为无语的看着折颜“上神且好好歇息,冰室气寒,上神又是火性体质,为了救白真,不惜耗费大量法力,被寒气入侵,这下比白真还伤的重了些。上神放心,这墨云阁,还是没有谁有那个胆子闯的,白真安全的很。”

折颜本意看白真,不过看着自己这惨白的脸色,估计见了白真反惹白真伤心,倒不如好好修养一番再见。

想着,端起桌上的药一饮而尽,复又回去继续调息。

雪影也是端着药退了出去。

身不在一处地方,心却在一处。即使隔的不远,不能见,仍是相思成疾,心难安。

三天后

白真一直躺在床上,期间雪影和天舞也曾劝白真出去走走,可白真就是不愿意。

这天,白真正出神,一听开门的声音,立刻把自己裹进被子里闷闷的道“我说了不出去就不出去,不要烦我了。”

“是吗?大好阳光,真真真的不出来同我回桃林?”熟悉的声音带着丝戏谑响起,白真一听,也顾不得其他,掀被而起扑入那人怀中“折颜……”千言万语,最终化为折颜二字。

折颜伸手搂着白真,只觉得喉中有些哽咽。

“折颜,你,你那天说的话……”白真想起当时的事问。

“哪天?”折颜故作一脸茫然。

白真脸色瞬间暗淡,原来只是自己的一场梦罢了。

折颜见此,含笑附在白真耳边道“是折颜喜欢白真,折颜爱白真,爱入刻骨,爱如生命吗?”

白真蓦然瞪大眼睛看着折颜,眼中是不可置信。

折颜抬手揉揉白真的头发“小傻瓜。”

白真将头埋入折颜怀中闷声道“我以为,那只是一场梦,却不想竟是真的。”

“怎么会是梦。”折颜拥着白真“真真,我真的喜欢你,我愿意宠你一辈子。”

“我也是”

没有甜言蜜语,没有海誓山盟,没有死生契阔的约定,只有一句简简单单的我爱你,却让两颗心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评论(17)

热度(128)